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恐怖灵异 -> 嫡女贵嫁

正文 第二百九十二章、宫里,景王求救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何家的老三?”裴元浚狭长的睡凤眼挑了起来,看着放在桌上的一小缸睡莲。

    缸不大,就如同一盆花似的,但很精致,里面的睡莲也不大,但却显得亭亭玉立,莲色浅蓝渐变到一层淡粉,极是美艳。

    只不过份美艳,在这位美艳的郧郡王面前,失了几分颜色。

    既便摇曳着的莲花映着几片大大的莲叶,极尽华美。

    “是的,说是何家的这位三公子还去了曲府,亲自去相看的意思,回来的时候很满意,并且同意这门亲事,何家已经在准备聘礼了。”

    吉海陪着笑脸道。

    “聘礼准备了什么?”裴元浚修长的手指在睡莲缸上轻轻的弹了弹,懒洋洋的道。

    “这个奴才还真不清楚,听说好象并不多,似乎何府其他人并不满意曲四小姐。”吉海回答的越发的小心起来。

    裴元浚站了起来,负手而立,站在假山上面,高高的俯视着自家王府的景致,忽然“嗤嗤”的笑了。

    吉海偷眼看了一眼自家主子爷的潋滟生辉的俊脸,尽量把自己藏起来,王爷笑的越是如此,看着越象不在意的样子,恐怕就越是愤怒的时候,这个时候谁惹谁倒霉,马上把方才未完的话,一起说完了了事。

    “奴才还听说今天又起了争执,说是景王府的意思,有意让何三公子娶曲大小姐,可是何三公子不允。”

    “还想挑挑捡捡?”裴元浚削薄的唇角勾了起来。

    吉海觉得自己还可以再往后退退,既便已经到了亭子的最边角了,但其实如果小心一点,他可以紧靠到后面的那个柱子上的,那里离自家爷最远一些。

    “裴玉晟也插了手了,既如此也帮帮裴玉晟吧!”裴元浚又道,背负着手往假山的阶梯下走去。

    “何三公子的事情?”吉海早有准备,可以说在听说何府要跟曲府定亲的时候,他早就准备下来了。

    别人不知道这件事情,吉海又岂会不清楚,只不过这种事情对王爷来说都是小事。

    “替本王备马车,进宫。”裴元浚没回答吉海的话,慵懒的道。

    “爷,奴才马上去准备。”吉海急忙道,虽然低着头,眼底一片笑意,他就知道会这个样子,王爷一副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其实都是表相,吉海觉得他是知道真相的一个,可惜这个真相没人跟他分享,真是难受啊!

    何三公子?那是什么东西,也配跟自家主子相提并论吗?

    何三公子的事情被翻出来的时候,震惊了京中的百姓。

    先是有一家上门去何府闹事,说他们的女儿去何府帮佣,后来就一直没有回来,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接着又有人跑京兆尹府去闹,说自家女儿是何府的丫环,之前还会回府,后来一直没有回来,上门去问的时候,说跟人跑了。

    但问具体是谁的时候,又说不出个所以然,只说跟府里的一个下人跑了,到现在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流言不知道怎么就传了出来,说何府的三公子玩弄美

    貌的少女,每一次都会死,死了之后就随意的扔到了乱葬岗,甚至于他那位正室夫人,也是因为他的原因而死的,否则好好的嫁过来才这么点时间怎么就没了性命。

    听闻这位夫人嫁进门之前身体一直很好,嫁过来之后身体日益差起来,但这种事情也羞于跟家里的亲人说,听闻每每娘家人去看她的时候,这位夫人总是痛哭流涕,而后身体越发的虚弱不堪。

    这位夫人是以风寒之症太过严重不治而亡的,但何府的人说这位三夫人用的药并不是风寒之症的。

    这些话真真假假的传了出来,一时间连这位何三夫人的娘家都惊动了。

    能跟何府结亲,而且还是跟何府最有出息的何三公子成亲,这位三夫人的娘家也不是一般的人,听说了这件事情之后,立时把何三公子告到了公堂之上。

    京兆尹被惊动过来,把何府门前的人带走,连着其他人的状词就是三件案子,三件案子一起指向何三公子。

    这样的案子,整个京城都惊动了。

    皇宫的御书房面前,景王裴玉晟疾步赶来,待到了门外,平了平气之后,看向守在门外的内侍。

    “父皇身边可还有人?”

    “郧郡王在里面。”小内侍低声道。

    裴玉晟皱了皱眉头,裴元浚这个时候怎么在?这可真不是什么好事,可偏偏他等不下去了,原本还想再问,又知道不妥,父皇身边的事情又岂可以过多的打听,只能道:“去禀报父皇,本王求见。”

    小内侍应命,进去里面。

    御书房里安安静静的,皇上坐在上面批折了,裴元浚坐在下面看着方才皇上让他参详的一本折子。

    站在皇上背后的大总管力全看到小内侍过来,皱了皱眉头。

    小内侍吓得一时不敢说话,却又见力全向他点了点头,知道是允许了,急忙跪了下来:“皇上,景王殿下来了。”

    “他来做什么?”皇上自言自语的道,然后随意的点了点头,“宣他进来吧!”

    小内侍退了出去,到门口向裴玉晟禀报,裴玉晟整理了一下衣袍,进到御书房里面,对着上面的皇上恭敬的行礼:“见过父皇。”

    “免了!”皇上放下手中的折子,淡淡的道,“这个时候找朕有什么事情?”

    看裴玉晟行色匆匆,脸色也不太好看的模样,就知道这事情不小。

    “父皇,请救救儿臣。”景王裴玉晟“扑通”一声跪了下来,眼眶也红了。

    “出什么事了?”皇上的脸色一沉,自己的儿子过来喊救命,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可见这事绝对不小。

    “父皇……父皇……若是……若是真的容不下儿臣,儿臣愿意去守皇陵,一辈子到偏远的地方去。”裴玉晟含泪道,委屈之极。

    裴元浚早就放下了手中折子,身子往边上一侧,一手肘着椅栏,懒洋洋的看着景王向皇上哭诉,神色之间极是怡然,颇有几分看戏的意味,俊美的唇角一勾,眸色绝艳。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谁容不下你了

    ?”皇上的手在御案上一拍,怒声道,裴玉晟是他的儿子,虽然不一定是最疼爱的儿子,但必竟也是儿子,是谁把裴玉晟逼到这个地步,是没把他放在眼中不成?

    “父皇,儿臣的舅家出事了。”裴玉晟这时候也不买关子了,抹了一把眼泪,道,“方才许多人到何府闹事,居然突然之间都说何达玉有事情,几乎是同时闹到了府门口和京兆尹处,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就算何达玉真的不好,但也不可能这么巧一起打上门来。”

    何达玉是何贵妃娘家的侄子,而且还是最有出息的一个,皇上曾经不止一次听何贵妃说起来,自然也是知道这个人的,而且他也见过,看起来很秀气的一个,才学也不错,许多人都说这位何三公子来春是必中的。

    皇上为此也高看他几眼。

    没想到眼下他出了事,而且听裴玉晟说的,的确是有预谋在里面,莫不是谁想通过陷害这位何三公子,达到陷害裴玉晟的目地?

    这么一想,皇上冷静不下来了,如果说还有谁会对裴玉晟动手,除了自己的大儿子,还真的没有什么人了。

    “何达玉犯了什么事情?”皇上沉声问道,身子往后一靠,目光冷冷的落在儿子的身上,带着几分审视,审视这件事是真的还是假的。

    就算是陷害,也不会是无的之矢吧?

    “说何达玉害了自己的三夫人,原本这位三夫人就是得了风寒,可这位夫人的娘家人一定要说,这位三夫人不是风寒,是被何达玉寒死的,又说……”裴玉晟的话说到这里停了一下,终究有些不太好听,但眼下不说也不行,只得一咬牙道,“还有两个丫环的事情,也都说是何达玉所为。”

    全是女人的事情,又有什么谋害三夫人的话,裴玉晟说的并不清楚,但是皇上听懂了,脸色冷了下来:“难不成是何达玉残害其他女子,甚至于他的三夫人?”

    “父皇,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何达玉往日里为人就文静,平时除了读书也不会什么,哪里会干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他的正室夫人是自己身体不好没了的,至于府里丫环和帮佣的事情,更加可疑了,谁知道是谁做下的,或者是丫环跟人跑了也有可能。”

    裴玉晟来之前,何府的人已经过来哭诉过,而且还把事情的前因后果也跟他说了一遍,自以为事情已经很明白了。

    必是有人想害自己,先把何达玉处理了,斩了自己的左膀右臂。

    “你确定这事跟你有关?”皇上再次问道。

    “父皇,如果跟儿臣和母妃无关,谁会去害这么一个连官品都没有的士子,又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同时过来,分明是有人在暗中主事。”裴玉晟愤愤的道,这事很明显就是不合理的,一些蛛丝马迹都可以看出,裴玉晟不相信皇上看不出来。

    “景王是觉得有人想对付你,才对付何三的,那这个何三的事情是不是真的呢?景王,无风不起浪啊!”

    慵懒的声音,从一边传过来,但却一针见血……

    裴玉晟的脸僵了一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