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恐怖灵异 -> 凰途似锦

正文 第一百九十九章宴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林氏在迎接众人时见到张氏一愣,以为自己看错人了,明明没有给张氏下帖子怎么这一家人会出现在这里,询问后才知道是老夫人越过自己亲自下的帖子。

    林氏恼怒的一张帕子差点撕碎,明明是自己准备今日的宴会,老夫人这样安排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在提防自己不成。林氏越想越觉得意难平,丝毫不给张氏好脸看。

    张氏一个乡下婆子那会看人脸色,见到林氏张口闭口一个亲家母喊的欢,惹得众多夫人纷纷打听这人和侯府那位小姐公子结亲了。

    后来有人说是和三小众人才住了口,当初三小姐做下的事在座的不少夫人还亲眼目睹,听说没过多久三小姐就许配给了当初私会的那位公子,看来定然是这位了。

    已经知道内幕的人抱着看笑话的心态打量着张氏,林氏只觉得一点私事全部暴露在太阳下似的,心中无比恼恨,恨不得叫人将母女几人都赶出去。

    张月第一次参加这么大型的宴会,一进侯府只觉得香襟摩擦花团锦簇,各个夫人小姐打扮的花枝招展香气逼人。

    训练有素的丫鬟在人群中穿梭,见到来人后悄悄领到属于自己的座位上,张月见一切都很新奇,又觉得心中忐忑不安,诸位小姐皆是花团锦簇锦衣玉钗香气逼人,只有自己身着寒酸,融入不到贵小姐中间去。

    心中涌动起嫉恨仇视,若自己也是高门阀贵中的小姐该有多好,陈月又不甘心起来。

    张妍玉瞧了一眼坐在偏桌上大快朵颐的张氏,又看了看旁边坐着的陈月,悄声问道:“想必这两位就是三小姐未来婆家的人?”

    夏侯霜不察觉的点了点头,已经见过前世的婆婆和小姑数次现在看来已经心无波澜,今生这几人已经和夏侯嫣捆绑在一起了,想必以陈瑞的性子,别说夏侯嫣只是刁蛮任性跋扈无礼,就算是奇丑无比也会咬紧牙攀上侯府这棵大树。

    今生就让你们纠缠在一起,自己在一旁做个旁观者,看你们如何纠缠厌恶最后相互争斗互相痛苦一生!夏侯霜现在已经将这一家人熟若无睹,打定主意不再受这家人的影响。

    “看她的吃相,难道家中断了粮食不成?”张妍玉这一句话将夏侯霜直接逗笑。

    哪有玉妹说的呢么夸张,只不过张氏一向贪婪,定然是看到满桌的佳肴心中不舍得罢了。

    宴席结束后,陈月随着母亲和大哥离去,陈月忍不住在人群中张望希望能再次见到夏侯大公子,果不其然在人群中见到正在送客的夏侯玄,陈月忍不住贪婪的多看了两眼,在张氏几次的催促下才不舍的踏上马车。

    夏侯霜看见在人群中站立的萧欣荣,虽然周围的人众多,但是还是一眼看到他,如青松般耸立,在一干人等鹤立鸡群,脸上带着淡漠的笑容,众多臣子经过时俱是拱手告辞。

    萧欣荣也不多言只是点头会议,偶尔停下说上几句话也是淡漠中带着疏远,这样的萧欣荣让夏侯霜感到无比的陌生。

    正在这时萧欣荣似有察觉向夏侯霜这边看了一眼,看到她一人带着几个丫鬟静静的站在角门处,目送几位小姐离开,萧欣荣想也不想的大步走了过来。

    一双黑漆的眼眸中映照着夏侯霜的一张俏脸,“夏侯小姐我们又见面了。”相比刚才的冷漠,萧欣荣对夏侯霜正可谓是如沐春风。

    夏侯霜心中一跳微微施礼说道:“一别数日,不知王爷的伤势如何了?”

    萧欣荣活动了一下手臂说道:“已经不碍事了,现在虽然不能提重物但是好在已经能够挥放自如了。”

    “那就好,王爷切不可大意,尽量听御医的话好好将养。”

    “夏侯小姐在关心本王?”萧欣荣闪烁着黑漆的眼眸,一眼不眨的看着夏侯霜唯恐漏下一丝表情。

    这么直白的话,身边还站着几个丫鬟,幸亏春芽等人识趣看到萧欣荣前来,俱是转头向后走了两步这才拉开一点距离。

    饶是如此夏侯霜的脸上也泛起微微的红晕,面带笑容说道:“王爷是朝中国之栋梁,王爷的安危众人都很关心,想来谁也都不想看到王爷受伤的样子,希望你尽快好起来才是。”

    见她并未回答自己的问话,面上带着一丝红晕知道她不过还是面皮薄而已,萧欣荣心中涌起淡淡的异动,深深看了一眼点了点头:“本王会好好照顾自己。”

    这时夏侯玄带着张延冲走了过来,两人都喝得微醺,步伐错乱走到两人面前,夏侯玄口齿不利索诧异的问道:“王爷怎么和妹妹在这里?”

    夏侯霜挥了挥手后面的丫鬟上前扶着两人,皱眉说道:“哥哥这是喝了多少,还是赶紧回去休息吧。”

    张延冲向夏侯霜做个揖,大着舌头说道:“霜妹不用担心,我和夏侯大哥今日高兴,多喝了几杯,你是在这里寻我回去吗?我就知道还是霜妹担心我,我这就回去歇息。”说着向内院走去,只是脚步不稳差点撞到墙上。

    夏侯霜眼疾手快的拉了一把,谁知这人却扑通一声直接倒在地上,吓得夏侯霜赶紧吩咐丫鬟将他搀到客房休息。

    夏侯玄一见张延冲直接倒下,乐不可支东倒西歪用手点着他说道:“还说很能喝,谁知道就这水平,嘻,丢人。”被丫鬟架远了口中还嘟囔着丢人。

    “让王爷见笑了。”夏侯霜见还在一旁站立没有离去的萧欣荣陪着笑脸道。

    萧欣荣面色看不出喜怒,心中却是醋意翻滚,这个张延冲为何会和夏侯说如此熟黏?这时想到上次夏侯霜去府中也是此人陪同,看来两人关系非同一般。

    想到此萧欣荣张口说道:“张公子和夏侯小姐倒是挺熟悉。”

    夏侯淳微微一笑:“我府中和张府住的不远,少时候张伯父和伯母经常带他们来家中玩耍,故此和张大哥兄妹也比较熟稔。”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