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历史军事 -> 回到大明做海王

正文 第一百一十五章 我不会医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症状马三保是清楚的,可是怎么才能调理朱雄英的身体,他一概不知,不过他知道,若是治好了朱雄英,未来就没有朱允炆什么事情了,那他辅佐朱棣上位的情况也不可能,他很是头疼,对朱雄英,他倒是挺喜欢的,不希望面前的这个孩童就这么死了。

    一时间,马三保有些纠结,他对太医说道“想要治好这病啊,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挺难的,需要长久来医治,需要很多的药引,不过我不是医师,也不敢乱提建议,具体还得问问老先生,一般肺病需要用什么药才能治好?”

    马三保的疑问让太医震惊,先前他可查不出朱雄英的病因,马三保只是一眼就看了出来,他好歹把脉了许久,却不如马三保简单地一瞥,他的老脸有些不服气,毕竟他可是太医,可不能乱了自己的名声。

    “小家伙,你无凭无据,怎么就说小殿下是肺病?若是医错了,那可是死罪啊!”太医气急地说道,他的老脸有些挂不住,生怕面前的孩童和他抬杠。

    “我说过,我不是医师,但是这病,我有经验,毕竟...我以前看到别人得过。”马三保思忖片刻,差点说漏嘴了,他若是说他以前得过了还死了,谁信啊?死者能复苏?这在大明绝对是天大的笑话,没有人相信马三保是来自未来,就算他说出来也不会有人相信。

    “陛下,这人绝对在欺骗...”还未等太医说完,朱元璋伸手打断了太医的话,他摇了摇头,说道“我相信文和,文和啊,有什么办法才能治好雄英?如果能够治好雄英,你要什么我都能够答应你。”

    “陛下,我不是医师,杀人我会,治人,我不会,我只能推断出他到底是生了什么病,具体怎么治疗我也是无能为力,只有太医能够帮忙,小臣爱莫能助啊!”马三保说道,他说的是事实,这个世界又没有头孢和抗生素,总不可能让他随便下药吧?他还真的不知道所谓的药理,除了麻醉药,他什么药都不会用,先前朱棣开过的讲座他也跟大部分的医师提及,自己根本就不会药理,除了麻醉,其他的差的一塌糊涂。

    听闻马三保的话,朱元璋有些失望,在他的心目中马三保应当是无所不能的那种类型,没想到面前的这个神童竟然也有盲区,不过也算是找到了病因,肺炎,是非常难以根治的病例,可以说得上了就会在体内留下病根的疾病了,想要治疗,除非长时间的调理。

    “好,就交给太医了,太医,怎么治疗肺病,这种事情你应该很清楚吧?”马三保转头便将话语交给了太医,他本就不精通医术,这神仙难救的疾病还是交给太医医治比较好,他连打下手都做不到,除非要开刀动手术,不过就一肺病,何必需要开刀动手术。

    “记得每天喝热药,小殿下的病便会好转,具体行动还得问太医,陛下,可能我接下来的话不好听,但是我建议您和大殿下在未来的时日少和小殿下接触,这病是会传染的,无论是谁,都有感染的风险,陛下,殿下,我知道你们关心小殿下,但是某些时候,还是必须谨慎一些比较好。”马三保躬身说道,想当初自己得了病之后,那可是在全船隔离,可惜还没有等到他到达陆地,自己就已经一命呜呼,他知道这场病的难处所在,也担心起了朱标和朱元璋的性命。

    听闻马三保的话,朱元璋有些许不悦,可是他倒是没有动怒,毕竟他也知道这是马三保好心的提醒,他明白小殿下朱雄英的情况危急,并不是他想要治疗就能够彻底根治的,这一切,还需要等待太医的草药。

    可惜,朱元璋出生早了两百年的时间,就连大医生李时珍这个时候的爷爷都还没有出生呢,没有本草纲目的存在,这个年代的医疗技术实在是差的可怜。

    担子到了老太医的身上,老太医脸色煞白,他有些不满,这马三保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只是说了病因,治疗还需要自己动手,却表现的趾高气昂,这等态度让老太医有些许的不满,老太医有些不悦,可这又能怎么办?陛下和大殿下可都等着他的草药来治疗朱雄英。

    “欠你的诗句下次见面自然会给你,希望你能够治好自己的病,活下去!我等着你。”马三保伸手摸了摸朱雄英的脑袋,很快,他收回了自己的手,对朱雄英的怜悯还是需要点到即止,自己的命还是很重要的。

    “嗯嗯!”强忍着身体的痛苦,朱雄英点了点头,他看着马三保,倒是没有抱怨,马三保就比他大个三岁左右的年纪,也不能保证马三保真的能够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他能够知道的比寻常的百姓多就不错了,再说了,他先前表现的才能可都是在吟诗作对和军事才能上,可都没有多少在医学上的知识,唯一的医学知识也就只有麻醉药了。

    老太医看着面前的这个还在装逼的年轻孩童,无奈地摇了摇头,转念一想,马三保年岁确实不大,也就是因为有能力才能够深受朱元璋的重用,自己何必和一个孩子过意不去,他老老实实地离开了院落,找了家医馆给朱雄英抓药。

    在马三保的叮嘱之下,朱元璋和朱标强忍着内心之中的担忧,离开了朱雄英的房间,站在了朱雄英的房间外观望朱雄英。

    很快,太医携带着草药回到朱标的院落之中,身为太医,每一份草药需要多少的药量他还是懂的,虽说查不出病因,但是得知病因之后这位太医还是明白如何对症下药。

    闻着草药散发的味道,清香中又带着点苦涩,马三保有些无奈,在传统的中医之中,也就只有放学针灸和拔火罐以及中药能够对付朱雄英的肺病,若是有西医的存在,中西结合,朱雄英定会早日康复,哪怕不能确保痊愈,好歹也能够恢复以往的生气。

    看着朱雄英痛苦地喝下了草药,马三保回想起了自己的童年,在前世自己还是郑阖的时候,自己在朱雄英这般大的岁数,可是一点都不喜欢喝中药,那时候老人家们总是信任中药能够更好地治疗疾病,总是逼着马三保品尝中药,朱雄英倒是没有一点点的反抗,很是听话地将中药服下,和马三保的童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也难怪陛下这么器重朱雄英,从小便沉着冷静,能不器重吗?就算是我,也觉得小殿下很是勇敢啊!”马三保喃喃道,为了不感染病毒,他离开了朱标的府邸。

    “是时候准备回到东北战区了,那边估计还等着我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