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玄幻魔法 -> 金钏逐波江水遥

正文 第一百七十五章 孤身入军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柳叶挑着担子,穿过城外一片民房,民房十室九空。

    柳叶走得一身汗,把羊皮袄留在一所院落里。穿过这片民房,在走上一段路,就是通往绥州的路。

    第二天巳时石雄站在城头,看到一位衣衫破旧的人挑副担子,手里拨浪鼓有节奏地敲响。缩头缩脑地向回鹘驻地蹭去。石雄暗笑,亏他演得倒像。

    柳叶蹭啊蹭忽听一声大喝,“站住。”

    她一个趔趄,担子晃了几晃,“军爷,小的只想换些零钱供养老母。”

    她扑通跪下,叩头如捣蒜。“军爷饶命。”

    一个头头模样的人绕着她和货物转了几圈,“从哪来?谁指使你来?”

    柳叶头拱地,抬手指绥州那条路,“大叔告诉我,这边卖东西赚钱。”

    小头目刷拉抽出军刀,柳叶噗通趴在地上,抱住头,“饶命啊军爷,饶命啊军爷。”

    “那位小哥过来,”一位女子急匆匆跑过来,她说的是大唐语言。

    “可敦吩咐带这位小哥过去。”她用回鹘语言对小头目说。

    柳叶手脚并用没爬起来,女子过来搀扶她,柳叶死死抱住女子的腿,“仙姑救命。”鼻涕眼泪地流下来。

    “小哥,不要怕,可敦只是要买你的货物。”

    柳叶抬起衣袖,擦鼻涕眼泪,站起身腿还在发抖,把担子挑在肩上。想伸手抓住女子衣袖,却又不敢,又惧怕身后持刀而立的小头目。

    柳叶紧跟在汉族女子身后,货挑子晃动得厉害,有小物件掉出来,柳叶顾不上捡拾。那位头头一路护送。

    很少有像柳叶这么直接的,敢闯回鹘营地做生意。乌介手下自打南下以来,忘了买这个字眼,相中啥拿就是。

    像柳叶这般送上门来是胆大,还是脑袋让驴踢了。说他胆子大吧,吓得屁滚尿流熊样。明知道望不到边际的营帐,是外族人聚居区,他只身前往。

    不由得让小头目心生警惕。几十辆厚毛毡包裹车子,护卫在一座毡房周围,正是公主牙帐所在。

    女子掀开帘子,柳叶躬身进入,那位头目随之想要跟进。

    女子一瞪眼,头目讪讪地说道“末将只怕此人是敌方细作,保护可敦,末将义不容辞。”

    保护可敦?严密监视才是。女子冷笑“保护可敦?不相信来人还是不相信我等?”

    “末将多有得罪。”小头目连连后退。

    柳叶跪在地上,拨浪鼓有节奏地敲响。“久违的乡音。”大帐中端坐的女子叹息说。

    “小哥,不要怕,现在你安全了。”

    柳叶这才抬起头,一双眼睛亮如星辰,哪里还是那位噤若寒蝉的卖货郎。

    带她进来的女子出手按住他,喝问道“你是何人?”

    柳叶叩头“小人柳叶叩见公主。”一扫方才进门时的猥琐怯懦。

    “起来说话。”榻上端坐妇人,一身红色织锦长裙,椎形发髻戴一顶桃形金冠,眉眼狭长观之可亲。

    她柔声道“起来说话。”

    柳叶优雅起身,环顾牙帐内其他侍从。“但说无妨。”女子摁住他的臂膀。

    “在下奉麟州刺史石雄之命前来。大战在即,公主只需原地等待。将军自会派人保护公主,前来接驾,届时恭迎公主返回故土。”

    公主红了眼圈,“请转告石将军,我等会配合将军行动,只在原地留守。”

    这是故国派来的信使,公主有许多话想要问他,这位身材瘦削的青年甘冒风险给她通风报信。这一次不会让她愿望落空吧?

    公主强自按捺住翻涌的情绪,亲手包了五十两文银,“拿着这些银两做些别的生意吧。不要再到这里来。”

    柳叶怀里揣着三十两银子从牙帐出来。小头目还在寒风中站着,柳叶缩头缩脑地躲在牙帐下,解开手里褡裢,里面是二十两文银。

    柳叶拈出六两,“孝敬军爷,这些孝敬老娘。”

    柳叶低眉垂眼,一通点头哈腰。小头目觉得自己脖子都酸了,他不耐烦地摆手,“赶紧走。”柳叶一溜小跑窜出回鹘驻地。

    公主摇动手里的小鼓,鼓声把思绪带回到少女时代,在故国的岁月是一场遥不可及的梦。

    柳叶绕到那片民房处,半夜扔在民房的羊皮袄,不知丢在哪一家。到城墙附近一户人家落脚,只等天黑回到城里。

    无人居住的破败民房,四处漏风。柳叶一天时间水米未进。

    在公主牙帐,怕回鹘人怀疑,他留下货挑子,把话带到,就离开。怀里的银子不能吃。

    他坐在床板上,运功调息。锦绣繁华的长安,江遥在做什么?那个风华绝代的人,倚在床头,言笑晏晏,“叶儿,叶儿。”

    柳叶睁开眼睛,风从破洞似的窗棱里刮进来,残留的窗户纸哗啦啦地响动。

    石雄日暮时分就登上城头,遥望远处的民房,起伏的荒草。

    石雄自认心胸宽广,可是面对跟随自己半年之久的亲兵柳叶,他放心不下。

    柳叶身上有阴柔之气,难道自己受他影响,也开始变得患得患失优柔寡断吗?

    天色一点点黑下来。石雄凝神静听,犬吠声、夜鸦叫声、更夫打更声,风从城墙上呼啸掠过声···还有沙沙地,穿过荒草,有人奔跑的声音!

    几声猫叫想起同时,一根绳子从天而降。一条绳子从城头垂下,将军料事如神,算准她什么时候回来。

    她几个纵跃翻上墙头,眼角余光扫到近在咫尺黑影。柳叶脚尖轻点,向旁边跳去,那人长臂一捞,将柳叶带到身前。

    “谢天谢地,你平安回来。”搂在怀中的人绵软幽香,竟令他不舍放手。

    “将军,一切顺利。”柳叶朗声说。

    石雄退开两步,解开身上的斗篷,披在柳叶身上。

    “将军在此,属下幸不辱命。”

    “我刚好路过而已。”石雄淡淡道,这般一解释反倒此地无银。

    两人从城头下来,“上马。”石雄说,只有一匹坐骑,柳叶跃上马背,石雄随后坐上来。

    回到营地,外面天已黑透,营地点着熊熊火把。常胜值班,将军和一位裹在大氅里的人,共乘一匹马驶进营地。这人是谁?得将军如此厚爱?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