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师要还俗:娘子你别跑!

正文 第十八章 尉迟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此次,白莞莞带着春兰下山,也没有早晨的那么的急切,两人慢慢走向山下。

    她知道,早晨的那个黑衣人在暗中监视着她。

    春兰见这次离开与早晨不一样,也没有多说什么,只知道此次不是不告而别,而是与大师和游神医道别后才离开的。

    两人一直走到了下午才到了山脚下,下山比上山容易的多,只是双脚走的有些发软,并没有多累。

    到了山下两人雇了一辆马车朝京城的方向赶去,等到了京城天色已经黑了,两人便随便找了个客栈住下了。

    次日一早,白莞莞带着春兰早早起身退了房间,而后走向外面,看着周围的店铺,想着要找一个服装店铺买几身衣服。

    就在这时,看到前面不远处有一个大大的牌匾上面写着‘锦衣阁‘三字,想来定是卖衣服的。

    想到暗处的那个元一,攥了攥手中的包袱,带着春兰走了进去。

    一入店内小二忙走上前,看着白莞莞一脸笑意,“姑娘,要买衣服吗?”

    话音落下,才抬眼看清走入店内的女子的样貌。

    只见她一身淡蓝色软纱服饰,盈盈浅笑,超凡脱俗的气质,趁着她一身翠色的湘裙,不施粉黛,却有着天人之貌。

    他在店内这么多年,她不是他见过最美丽妖艳的,但绝对是他见过最清新脱俗的,犹如仙人一般。

    白莞莞淡淡一笑,点了点头,直接走到后面,小声问道,“有没有适合我们两个身材的男装。”

    看了眼白莞莞和春兰,那小二虽然疑惑,但也没说什么,直接带着白莞莞走向了男装区,指着一旁的一部分男装解释道,“两位小姐身材弱小,这些号码都可以穿的。”

    白莞莞上前,看了眼各种颜色款式的锦袍,从中间拿了一身雪白锦袍,又给春兰拿了一身淡蓝色的长袍,两人便去后面换衣服去了

    春兰看着手中的男装,有些疑惑,“小姐,为什么我们要买男装?”

    白莞莞脱下身上的衣服,解释道,“我们两个女人出门在外,太危险了,女扮男装会避免许多麻烦。”后忙催促道,“快换衣服。”

    等下若是那个元一发现了就完了,她们要赶紧换衣服离开才行。

    “嗯嗯,好的小姐。”

    春兰也忙换上了衣服,又给白莞莞与自己换了个男人的发型。

    再次出来,只见白莞莞身穿一身雪白衣袍,眉眼秀丽尽是高山流水,唇若三月桃花,眼眸明亮有神,十分俊秀。

    乌发用一根银丝带固定着,没有束冠也没有插簪,额前有几缕发丝被风吹散,和那银丝带交织在一起飞舞着,显得颇为轻盈。

    而海棠则一身淡蓝色长袍,腰间束藏蓝色宽腰带,看上去眉清目秀的,似是白莞莞的书童一般。

    见到白莞莞出来身穿男装这般俊秀,小二不禁惊讶的长大了嘴巴!这小姐身穿女装那般美貌,穿上男装又如此俊美。

    夸赞道,“小姐穿男装真是风姿卓越、俊美无比。”

    “谢谢,”被人夸赞白莞莞十分的高兴,又拿了四件同样尺码的男装,两件是她的,两件是春兰的。

    又拿了两个钱袋,从原来包袱里拿了一锭银子递给小二,“结账吧!”

    “好的小姐。”看到那个金锭子小二两眼放光,这有钱人见了不少,但买几身衣服就拿一百两黄金结账的还真不多。

    忙找了零钱给白莞莞,白莞莞把碎银子收入两个钱袋之中,春兰挂上一个,自己挂上一个,又买了一个新的包袱,剩余的三个金锭子偷偷放在包袱内,转身离开。

    离开的时候,把原来的女装都放在了收银桌上,“小二,若是有黑衣人来找我,你就把这个交给他。”

    “好的小姐。”小二看了眼那个包袱也没有说什么,只觉得这个小姐应该是瞒着家人偷偷跑出来的。

    白莞莞出门的时候头低着走了出去,生怕会被元一给认出来。

    她不知道她女扮男装会不会被看出来,心中十分的慌乱面上却是十分镇定。

    外面的元一丝毫没有注意一身男装的白莞莞,只以为她是去买了女装,根本没有想到她会穿男装跑了。

    而且身为大师的女人,大师乃是天之骄子,没有一个女人不想依附大师的。

    只是在外面等着,一刻钟过后,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就算是买衣服,都一刻钟过去了,也应该也买完了。

    犹豫现身走进殿内,小二一见一个黑衣男人手持长剑走进了殿内,想到白莞莞说的话,“公子,刚才有一个小姐,身边跟着一个丫鬟,两人让小的把这个交给您。”

    看到那个包袱,元一一怔,“人呢?”

    那小二摇头,“那小姐与丫鬟换了男装离开了。”

    听到小二的话,元一暗骂,糟了。

    想到那两个俊秀的男人,忙拿起包袱转身去追。

    白莞莞带着春兰朝出城的方向走去,刚走过繁华的街道,看到前面有两个人,吓得脸色一变。

    那不就是宸王派来监视她的那两个女人吗?

    春兰也看到了,一脸惊慌,“小姐,那两个人。”

    见那两个女人搜查着什么,身后还跟着十几人,心虚的白莞莞深吸口气,若无其事的拉住春兰一脸光明正大的走着,只奈身边没有东西可以挡住她的脸。

    叶乔、叶微两人在街道搜索着,已经十五日没有找到王妃了,王爷十分的生气,若是找不到,他们就完了。

    一转眼看向身边走过一个十分俊美的男人,只是觉得他俊美无比,比王爷还俊美几分,不由得呆怔了一下。

    白莞莞感觉到两人看了过来,一脸淡定的走过两人,内心则是慌乱无比。

    待走过之后叶乔、叶微才反应过来,那个男人怎么感觉那么面熟,长得有些像王妃?

    有些疑惑,想要一查究竟,转身叫道,“站住。”

    听到后面的声音,白莞莞一慌,忙拉起身边的春兰朝前面跑去。

    见两人一跑,叶乔、叶微此时确定了他就是王妃,忙上前去追。

    “快追。”

    余下十几人一齐朝白莞莞追去。

    跑到一个街道的拐角,白莞莞忙转身拐了进去,而后见旁边有一家极大的店铺,拉着春兰忙跑了进去,也没有抬头看顶上的牌匾写着大大的‘春风楼’三个字。

    进屋后一股胭脂水粉气息扑面而来,呛的白莞莞咳了几声,紧接着几个女人涌了上了。

    “公子,好俊俏的公子啊!”

    白莞莞忙从钱袋中拿出一个一百两的银锭子,扔到了一旁的老鸨身上,拉着春兰忙跑上二楼。

    在二楼内慌乱的跑了一下,感觉最里面的一个房间十分的隐秘,猛地打开门闯了进去。

    就在此时,叶乔、叶微两人带着人追进了春风楼,老鸨忙上前迎接,只见带头的是两个女人,不由得皱眉。

    看了眼屋内的女人,叶乔眉头一皱,上前询问,“有没有见两个长相清秀的小哥走进来。”

    老鸨忙笑道,“我们这里,长得清秀的男人多的是,你找的是哪位啊!”

    见老鸨这般模样,叶乔拔出剑对准她的脖子,“说实话。”

    她找白莞莞找的都快疯了,再找不到,王爷就会扒了她的皮的。

    十五天了,终于见到了她,她不能再让她跑了。

    那老鸨顿时一惊,指了指二层,脸色吓得惨白,“那俩人跑到了二层。”

    “搜。”

    叶乔收剑,忙往二楼跑去,余下的十几人也一起追了上去。

    走进房内的白莞莞,看了眼房内的装饰,听着有人走进的声音,忙上前推着春兰走到一旁的柜子旁,打开柜子,一脸着急,“春兰,快躲进去,不要出来。”

    春兰十分担忧,“那你呢小姐?”

    她不能把小姐一个人留在外面。

    把春兰往里面一推,白莞莞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笑容,“放心,我不会有事儿的。”

    说着关上了衣柜的门。

    就在此时,感觉有人走到了门口,吓得白莞莞忙转身爬上了床上把被子盖上,闭眼默念阿弥陀佛,千万不要看到。

    走进房内的尉迟寒感觉房内有一丝不对劲,转眼扫视了一圈,直接走到了床边,见被子下一个人弓着身体打着哆嗦。

    眉头一皱,他都说今日不需要女人了,老鸨还给他塞了一个人过来。

    只是今日这个与以前相比怎么相差那么多,竟然还打着哆嗦。

    难道是刚来春风楼的清倌?

    伸手把上面的被子一扯,见床上躺着的竟然是一个挡着脸的男人,俊美的面庞出现一丝龟裂。

    说今日不要女人竟然给他送了个男人过来。

    白莞莞盖着被子,哆哆嗦嗦的默念着‘阿弥陀佛希望不要发现自己’,但还是感觉被子给人打开了,不由得慢慢放下胳膊,抬眼看去,见一个陌生***在床边。

    只见他身穿一身华丽的红色长袍,随意一扎腰带,松松垮垮的露出一大片肌肤,显得无比狂野,又透着一丝成熟的诱惑,俊美到了极点。

    此时正低垂着眼脸看着自己,刀削般的轮廓,如玉雕一般。一双迷人的金色丹凤眼,十分的勾引人。

    薄薄的红唇勾勒着一抹坏坏的笑容,一头墨色长发随意的在背后束着,几缕细碎的刘海落在眼前,氤氲出几分颓废美。

    白莞莞有一瞬间的惊讶,而后暗自松了口气。

    还好,不是那些人。

    刚想说什么,就在此时,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后便是踹门声,叫骂声,十分的混乱。

    而后片刻,他们的房门被敲打了起来。

    老鸨忙上前拦住,“这是我们东家的房间,任何人都不能进去。“

    老鸨的话叶乔、叶微丝毫不理会,把老鸨往旁边一推,伸手拍着房门,“快开门,不然我就踹门了。”

    听到外面的声音,白莞莞忙起身一把拉住站着有些惊讶的尉迟寒,让其躺在床上,而后给他盖上被子,一手捂住他的嘴巴,一手放在自己的嘴巴上,神情紧张。

    “嘘嘘嘘…….”

    而后听到外面传来一个声音,“给我踹。”

    “哎,不能踹,这是我们东家的房间,你们……”

    紧接着便是踹门声。

    听到外面的声音,尉迟寒好看的嘴唇一勾,眉眼含笑。

    常年混在风月场所的他,此时已经知道他身边的这个男人乃是女扮男装,她身体的体香还不断传进他的鼻息之内。

    凤眼一笑,伸手一下扯开她束发的银色丝带。

    墨发散落在床上,见她未施粉黛,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樱桃小嘴不点而赤泛着晶莹的颜色,轻弯出很好看的弧度,娇艳若滴。

    一双灿然的星光水眸满是惊讶的看着自己,清澈如同冰下的溪水,不染一丝世间的尘垢。

    睫毛纤长而浓密,如蒲扇一般微微翘起。

    尉迟寒露出一丝坏笑,竟还是个美人。

    既然送到了他的床上,他哪有不享受之礼。

    坏笑一下,翻身一下压在了她的身上,扯开她脖子上的衣衫,露出雪白肌肤,“叫。”

    白莞莞眉头一皱,脸色一红。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感觉十分的魅惑。

    虽然感觉不耻,但也知道这是唯一的方法,只有假装两人在恩爱,才能避过宸王那些人。

    忙佯装娇~喘两声。

    听的尉迟寒小腹处一紧,起了丝丝涟漪。

    低头凑在她那雪白肩上落下了一吻,吓得白莞莞顿时一颤栗。

    忙用手推了一推,心中暗骂,‘卧槽,假装就可以不用来真的啊!’

    就在此时,门倏然再次被人踹开,白莞莞似是吓到了一般叫了起来,“啊!”

    尉迟寒却是没有停下,嘴唇凑到她的耳边轻轻咬了一下,白莞莞吓得再次哼唧了一声。

    叶乔、叶微没想到里面竟然是这种香烟画面,两人还未嫁人,脸色瞬间一红,却也是问道,“有没有见两个俊美公子。”

    尉迟寒没有停下,那微红的嘴唇印在白莞莞雪白的肌肤上,不忘回一声,“你眼瞎吗?”

    叶乔脸色一红,“打扰了。”而后忙转身离开,朝其他房间搜去。

    老鸨转眼看向房内的尉迟寒,有些惊讶,今日东家说了不要女人来的,她今天并没有给东家准备女人啊!

    那他身下的女人是谁?竟然私自爬上了东家的床!

    感受到老鸨传来探索的目光,尉迟寒朝着白莞莞的肩膀咬了一下,薄唇轻启,“出去。”

    “是,是是。” 老鸨忙转身出去了,出去的时候还不忘把门给关上。

    听到门关上了的声音,白莞莞不由得暗自松了口气,还好躲了过去,吓死她了。

    感觉到身上男人还在胡作非为,忙用力伸手一推,而后给了他一巴掌,拢了拢自己的衣服,一脸怒意,“谁让你真亲的。”

    抬眼看向身上的尉迟寒,想到刚才两人的动作,不由得脸色一红。

    没想到白莞莞会给自己一巴掌,尉迟寒一怔。

    摸了摸依旧有些发疼的脸,脸色一变,“你敢打我?”

    从小到大还从未有人打过他,他想要哪个女人,还不是勾勾手指就有人前仆后继的走到他的怀里。

    这个女人,他刚救了她,她不懂得感恩罢了,竟然还打他。

    看着尉迟寒一脸阴冷,白莞莞有些后怕。

    把他往后一推,自己慌忙起身。就在此时,尉迟寒一用力把她再次压在床上,看着她眼睛瞪得大大的,有些慌乱的神情,不由得一笑。

    “是你自己跑到我床上来的,我不享用,岂不是枉费你一番心思了。”

    白莞莞脸色一红,再次一推却怎么也推不动了,男人女人力量悬殊相差太大了。

    眉头紧皱,“你是这里的老板?我给你钱,你先放开我。”

    尉迟寒脸色一变,给他钱?

    她还当他是来卖的?

    好心情的松开她的手,看她能拿出多少钱。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