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玄幻魔法 -> 将军家的下堂妾

正文 第二十五章 拜别(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若说何绵儿之前还强撑着,被年仅五岁的许少东抱着大腿一顿大哭,终于是控制不住,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不停地往下流。

    何绵儿刚来将军府时,许少东才不过一个牙牙学语的孩童,就是走路都走不利索。短短三年,他已经长成了一个知礼懂事的书院学子。

    莫说是个孩子,就是块铁石,捂了三年之久,也该捂热了。这三年来,两人日日相见,许少东黏着何绵儿的时间,倒比跟自己的母亲在一起更多。

    一时叫他分开,小孩子是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何绵儿心中又如何能受得了。当下房间里,老太太是不停地抹眼泪,江大嫂

    是不住地拿手绢擦拭眼眶,就连阿香都忍不住红了鼻子。

    更勿论是要离开的何绵儿本人,当下真是心如刀割,好不难过。

    只是,哭归哭,她心中却是认定这个将军府不再是一个值得她待下去的地方。

    即便是勉强待了下去,以后还是有数不尽的委屈与麻烦。她心知许云卿是个有责任,有担当的人,否则也不会与她圆房,绝口不提再娶他人的事情。

    也许这一辈子,看在过往的份上,许云卿都会对她恭敬有加,举案齐眉。但也就仅限于此了,他的心意如何,她从前懂装不懂,现在是再清楚不过了。

    一辈子看似漫长却又短暂,她无法忍受那样的生活。不愿意将许云卿困在其中,让他背负着道德枷锁,与一个不爱的人共度此生。她也不愿意忍受着这摊死水般,没有情感激荡的生活。

    纵然是举案齐眉,到底意难平!

    她终于是决定放过许云卿,也放过自己。

    老太太本以为何绵儿最是心软,看到许少东痛哭成这样,自是不忍离开了。

    几人抱头痛哭一阵,何绵儿终于是平复了心情,虽然眼角不时还是掉泪,却也能开口说话了。她蹲下身子,抱着年幼的少东,小孩子身子软软的,哭得是直抖,两个圆圆的大眼睛完全眯成了一条缝。

    “少东,婶娘自是有自己路要走,你以后一定要……”说到此处,何绵儿又忍不住哽咽起来。她顿了顿,吸了吸鼻子,接着叮嘱道:“少东以后一定要听你祖母和母亲的话,做一个堂堂正正的男子汉。”

    说完之后,终于是控制不住,掩面而泣。

    许少东听到婶娘还是要走,撇着嘴又开始坐到地上哭了起来。

    “少东,你还记得以前婶娘说过的,你要听婶娘的话,做一个乖孩子。现在,婶娘要你站好了身子。”何绵儿一边抽吸着鼻子,一边忍住眼泪,对着许少东命令道。

    许少东哭归哭,但最是听何绵儿的话,当下从地上爬了起来,虽然不停地啜泣,但身子总算是站稳了。

    江大嫂见状,心疼地抱着儿子道:“绵儿,你不如再等等,看小叔回来如何去说。”老太太也在旁帮腔道:“去的人应该很快就回来了,云卿知道你要走,一定会马不停蹄地赶回来。”

    何绵儿自是不愿见到许云卿,当下摇摇头道:“不必了。”打定主意,不如现在就走,若是许云卿回来了,节外生枝,更是难走。

    她自是要走,江大嫂便立马拉住她道:“不如等等,绵儿,等小叔回来。感情的事,你们俩人商量,我们不掺和。”

    正说着,只见门外窜进来了一人,正是老太太派出去给许云卿传达消息的人。

    老太太见了,当下是喜上眉梢,招呼那人过来问道:“可是云卿有什么话说?”

    一时之间,何绵儿只觉得自己的呼吸都有些停滞了,似乎心中有隐隐的期待,自己又下定决心,不管那许云卿说什么,她都不会动摇,今日必定是要离开的。

    只见那人在众目睽睽之下,是紧张地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弯下腰低头禀告道:“小的该死,去晚了一步,少爷护送陈王府家眷前往福建的队伍已经出发了。”

    此话一出,老太太顿时泄了气般靠着椅子背上,道了句:“这就是命呀。”当下摆摆手,示意江大嫂放开何绵儿。

    “绵儿,是我老太婆对不住你,是我许家对不住你呀!你要走,便走吧,许家上下,谁都不许拦着。”老太太说完这话,是老泪纵横。

    她从前竟是不知何绵儿怀中有许云卿写下的休书,可以说,在过去三年中的任何一天,只要何绵儿想,她随时都能离开,没人能拦得住。在许家最是艰难的时候,她没有离开。

    现在许家有着皇帝赐予的黄金千两,几代人花不完的财富。而她却要离开,谁又能拦得住她。

    老太太的话,在许家就是天,自是没人敢再来阻拦一下。

    “以后,你若是什么时候想了,就再回来。只要我老太婆还活着一天,这将军府就是你的家。”老太太心软地接着道。

    何绵儿心知老太太最终还是尊重了自己的选择,当下整理衣襟,朝着地上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响头。

    这一磕,自是与许云卿恩怨全了,正如他放妾书中所说,此生是生是死,再无瓜葛,他日相逢亦是不识。

    再一磕,则是感激老太太与江大嫂的照料。许家虽是重规矩,但老太太从未刻意刁难,江大嫂更是对她一直推心置腹。

    这最后一磕,则是与许家众人撇清关系,当日许云昌救她一命,她照顾许家老少三年,权当是抵消了。至此,她与这一生活了三年的许家大院再无纠葛。以后便是陌路人了。

    三磕一毕,何绵儿当下麻利地起身,头也不回地直奔大门而去,至于身后众人如何去想,她也不放在心上。

    将军府占据面积庞大,地势曲折。何绵儿走了好久,还能听到身后许少东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却是想要跟着自己一起来,被江大嫂死死拦着。

    孩子的哭喊声让何绵儿忍不住又掉下泪来,但她没有回头,她知道,自己的路在前方。

    跨步出了许家宅子,身后的大门重重地关上了。何绵儿回头看着高高悬挂的那块匾额——“征远将军府”五个滚金的大字,金光闪闪,极具气势。

    何绵儿最后深深地看了一眼那个匾额,当下心中暗想,以后与此地再无瓜葛,一时之间,心中竟是有几分茫然。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