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玄幻魔法 -> 凤妃至上

正文 第128章 真当无人管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王爷有何不明?”

    伊秋雪问夜九陌,让她意外的是,眼前的夜九陌居然是玄天师本人。

    他居然来了!看样子还很生气!有必要么!

    “这场上的人个个身份尊贵,敢问伊国师以什么标准来择婿?论貌相,本王该排第一,论人品,何人能及阿苏半分?论才华……”

    “够了!王爷既然想质问本座,那本座就明明白白地告诉王爷。”

    伊秋雪就知他是来砸自己场子的。

    他说的这些话,也不怕人笑话他,堂堂神尊,居然以貌相论人。没错,不说他本貌如何的惊天动地,光就夜九陌这张皮相就足够迷倒众生,可她不是那么肤浅之人。

    “本座并非以各位的身份长相来衡量,只凭本座的感觉。论貌相王爷当属天下男子中的翘楚,秦公子人品贵重,若论起才华,二位都是人中龙凤,但婚姻大事,讲究的是缘份。不好意思,二位过不了本座的眼,如此,本座便与二位无缘,既是无缘,又何必强求!”

    未了一句话,她加重了语气。

    夜九陌星眸黯淡,隔着珠帘望着伊秋雪,心痛的瑟成一团。

    秦苏见他面色苍白,扶住他道:“国师既然瞧不上咱们,咱们又何必在这受辱。”

    眼前的秦苏为白泽所化。

    他是奉命来陪玄天师来瞧热闹的,哪里知道,伊秋雪居然当面羞辱他们,他直替玄天师不值。

    玄天师顶着夜九陌的模样笑了起:“伊秋雪,你当真是副铁石心肠!”

    伊秋雪掩在袖中的纤指拢紧着:“怪只怪,本座与王爷缘分已尽!花舞,去将穆皇子请来府中!”

    伊秋雪见该说的已说,转首唤了声侍女。

    穆永璟没想到自己会被选中,心里很是欣喜。

    北冥相较夜盛国力较弱,若能与凤爵联姻,自是有利无害。

    穆永璟听闻凤爵国师才貌双全,又师从玄天师门下,在凤爵更是神一般的人物,若能得此女相助,北冥的未来指日可待。

    穆永璟一身北冥皇子白色正袍,那袍上绣有象征北冥的麒麟图案,袍服一丝不苟地笼在身躯颀长的穆永璟身上,衬得他如芝兰玉树般的隽秀。

    伊秋雪并不在厅内,为不怠慢了这位未来夫君,她让凤千恋先接待对方。

    凤千恋早与伊秋雪成为闺蜜死党,遇上这种事,她自是要好好替伊秋雪把把关。

    凤千恋让人奉上好酒好菜招待着穆永璟,两人边吃边说,倒也相谈甚欢。

    不知不觉夜幕降下,却迟迟不见伊秋雪前来。

    凤千恋暗自猜测,那丫的,不会在这个时候忽然改变主意,放起人家鸽子吧?要真是这样,北冥肯动会跟凤爵闹,如此,可真不利凤爵。

    恰当凤千恋百般担忧时,伊秋雪手持一把羽扇款款而来。

    伊秋雪一脸慵懒,明眼人一看就知她刚从床上起来,这会眼上还蒙着稍许睡意,即便这样,她仍美得让人惊叹。

    “不好意思,这天一热,本座就乏的紧,这不一躺下就睡着了,差点误了大事!还好有太子殿下在,本座这会赶来倒也算及时。”

    凤千恋瞪了她几眼,心里数落她道,在不来,本宫就将穆永璟领回东宫,看你急不急?

    伊秋雪哪里不知凤千恋的打算,拂起罗袖,掩嘴轻笑。

    不时瞟了眼穆永璟,见他倒是一脸淡定,对他的表现还算满意。

    伊秋雪这么做自然是出于考验。

    在她看来,要成为她的夫君,肚量一定要大,要容得她犯错,此外,还不能朝她发火。

    “不晚不晚,国师日理万机,难得今日有个空闲,却要劳心自己的私事,本王能体谅到国师的不易!”穆永璟面带笑意,半丝没有被怠慢的不悦。

    忍辱负重的戏码,伊秋雪瞧得多了,自然也不缺穆永璟这场。

    不过她还是要将丑话说在前,“本座选夫君,只为个人,王爷若有其他想法,本座劝王爷趁早收起这番心思。”

    穆永璟是个聪明人,见伊秋雪明着开口,自是不好再说下去。

    至于将来如何,他心里自有考量。

    伊秋雪见他面色有些藏不住,还想再下剂猛料。

    伊秋雪的那些话,连凤千恋都挂不住脸,凤千恋担心,这位北冥小皇子没准一会就会被气炸毛,赶紧朝伊秋雪递去个眼色,提醒伊秋雪,别再为难人家。

    伊秋雪却不这么想,若是这男人连这点胸襟都没有,如何承家,如何承得天下!

    “来人,将本座的婚约书呈上来!”

    穆永璟听闻,面色煞白起。

    纵是他再从容,再大度,再能隐忍,如今被人逼着签“卖身契”面子再也藏不住。

    本以为穆永璟一定会找借口拒绝,哪里知道,他在拾袖拭了拭额头后,居然鬼使神差地留了下。

    婚约书被搁在穆永璟身前的案子上,那案了一半搁着酒菜,一半放着婚约书。

    书上的内容,无非是伊秋雪与穆永璟婚前的约定,原本以为伊秋雪会让穆永璟这个不许,那个不能的,哪里知道,这婚约书上只有九个字,“互不干涉私事和政事”,倒叫穆永璟松了口气。

    伊秋雪的心思穆永璟是想不明白的,为了北冥的将来,他还是乖乖地在婚约书上按了手印。

    穆永璟一走,伊秋雪将婚约书扔给凤千恋,“这个,你替本座保管着!将来若他敢反悔,就以他违约为借口,直接率兵灭了北冥!”

    凤千恋被伊秋雪的话给震到,“秋雪,你连自己的终生幸福都敢拿出来赌,本宫佩服的五体投地!”

    凤爵驿站,玄天师顶着夜九陌的模样站在院内恍神,白泽见他半天没挪步,走上前来道:“神尊,那北冥皇子已离开国师府,属下已将他打晕,扛了回来,要不要……”

    白泽早就看穆永璟不爽,也不知伊秋雪哪根经搭错,会瞧上这么一个人?这人连他家神尊一根手指头都比不过,还敢跟神尊抢女人?哼哼!

    白泽郁闷了一天,直至将穆永璟打晕心里才觉痛快。

    “胡闹!”玄天师游走了半天的思绪终于拉回,喝斥起白泽。

    白泽一脸无辜,心里喊冤起:“属下这么做,还不是为了神尊您啊!伊姑娘要真嫁了人,可有您伤心的时候!”

    “人在何处?”玄天师斥完白泽,忽然间意识到什么,又问起白泽。

    “在里屋躺着!”白泽指指身后的屋子。

    玄天师朝屋中步去,见穆永璟横在榻上,一身的酒味,料知伊秋雪今日定是好酒好菜招待了这位皇子,心里酸凉凉的。

    “找下,他身上可有东西?”以玄天师对伊秋雪的了解,这女人招婿的目的定是不简单,他可不能由着她胡闹。

    白泽应声,在穆永璟身上摸找,果不其然地摸到一张叠得方方正正的纸。他将纸取出,打开一看,当即黑脸。

    “神尊,您还是亲自过目下吧!”

    说时,恭敬地将纸递给玄天师。

    玄天师瞥了眼纸上的内容,俊脸一沉,“越来越大胆放肆!真当无人管她了!”

    话毕,身影一闪。

    白泽望着玄天师消失的地方,一脸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

    伊秋雪睡至半夜觉得渴便起床寻水,蓦然间抬首,见屋里坐着个人,紫色袍服,加上那张让天地都闻之惊艳的脸,除了玄天师还能有谁?

    “你来做什么?”

    伊秋雪问他道。

    想到今日府里的守卫比平日数量多了一倍,目的就是为了防眼前这位老贼,哪知才这么一会,还是让他溜了进来。

    “本尊想知道,你对那个穆永璟了解多少?”

    伊秋雪心口一顿。

    她对穆永璟确实知之不多,不过她跟那人又不是真要做夫妻,她要了解的那么多做什么?

    手搁在小腹上,下意识地抚抚小腹。

    她这有意无意的动作瞧在玄天师眼里,步子一移,瞬间到了榻边,在她未回神间,他已拾起她的左手腕。

    伊秋雪怕他知道自己怀孕的事,挣了挣道:“别以为你是神尊就可以为所欲为,天道是长眼的,你的所作所为蒙不了他!”

    她的话,让玄天师心口钝痛。

    他哪里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可他已被她今日的举动彻底激怒,凑近她道:“今日本尊还真要为所欲为一回,你能将本尊如何?”

    说时,两指落在伊秋雪手脉上,没一会,整个人都哆嗦起。

    伊秋雪将他的惊惶看在眼里,怕他下步就要拿掉自己的孩子,将盈月剑瞬间唤出,持在手上道:“别以为,我不敢杀你!”

    玄天师像失了魂般地望着她的小腹,他已感知,她腹里的是对龙凤胎,如此难得的机缘,换作是谁都会高兴,而他却高兴不起来。

    “伊秋雪,你这样会害死自己的!”

    “我的死活与你何干?”

    伊秋雪的反驳让玄天师面上失尽了血,幽叹一声后,瞬间闪人。

    伊秋雪像个被抽尽气的皮球,虚软地倒在床上。

    脑子里却半刻未消停。

    他知道了!

    会不会再来逼自己拿掉孩子?

    让伊秋雪意外的是,这天以后,玄天师再未出现,就连白泽也不见了踪影。

    问府里的下人,说是夜九陌和秦苏几天前就回了夜盛。

    走了好!

    “国师,穆小王爷求见!”

    下人立在门外道。

    伊秋雪愣了半秒才说:“让他进来!”

    那下人领命,将穆永璟领到伊秋雪身前。

    穆永璟此回来带着两个侍卫,那两个侍卫手里各捧着几样上好的药材。

    稍懂些药理的人,一看就知,这些药材皆有安胎功效。

    伊秋雪怀孕的事连凤千恋都瞒着,她不知穆永璟是如何得知的?

    面上有些挂不住地道:“本座身子好着,小王爷这是何意?”

    “不瞒国师。本王在凤爵的这几日,日日梦见玄天师,他提醒本王,说国师是他最疼爱的一个弟子,要本王善待国师。此外,玄天师还说,国师之前受过重伤,便说了些药材的名字,本王一醒来,便让人采办,待收集后便亲自送来。”

    真是他!

    伊秋雪有些哭笑不得,扯了扯僵硬的唇皮,让下人将药材收下,又与穆永璟闲聊了几句,这才将人打发走。

    伊秋雪倒是不怕穆永璟起疑,而是担心凤家母女起疑心。

    毕竟她怀的是玄天师的孩子,消息一旦走露,凤家母女定然会挟持她的孩子,让玄天师为他们所用。

    她终于明白玄天师的用心良苦,可孩子是无辜的,她不会让他们受到伤害。

    如此,她便日日招穆永璟入府,每回都要到深夜。

    有几天,穆永璟还留宿在了国师府,这让外人看来,两人感情很好,实则这两人不过是在屋里喝茶走棋,累了,就各自回屋休息,感情不感情,只有他们自己清楚。

    凤千恋听闻伊秋雪与穆永璟天天见面,打趣道:“你这是等不及地要嫁人了!”

    伊秋雪笑着说:“殿下要是羡慕,也可以同本座一样,找个过得了眼的,早点嫁了。”

    凤千恋一脸苦逼。

    之前与她相好的那位外姓男子,早就不知所踪,害得凤千恋人此往后再不敢轻易表露心声。如今凤爵已实行男女同耕同岗的国策,朝中男子日益增多,凤家母女看到这种状况,起初十分抵触,可实实在的好好搁在眼前,这对母女也只能认了。

    凤千恋被伊秋雪当面揭了伤疤,面子上有些挂不住,“本宫此生只想陪着母皇。”

    伊秋雪在心里笑她,能说出这种话,只能说明她还没想通。

    同为女人,伊秋雪不想凤千恋这一生过得凄苦无依,就算凤千恋将来继承了皇位,成了凤爵女皇,仍希望她能找个男人共度余生。不然,午夜的凄冷,骗得了别人,却骗不了自己。

    伊秋雪更不想,凤千恋走上凤青鸾的老路。

    凤青鸾表面看着君威重重,实则内心异常凄苦,偏偏这股凄苦又与人说不得,这种无奈滋味,只有凤青鸾自己清楚。

    伊秋雪第一天来凤爵,就看破了凤青鸾,所以,她要劝劝凤千恋。

    “要是有合适的人,就嫁吧,横竖你都是凤爵的太子,人家还能把你怎么着?”

    两人有许久不曾这么说过话。

    凤千恋有感觉,伊秋雪有离开凤爵的打算,十分不舍地道:“秋雪,无论你去哪里,凤爵都是你的家,我和母皇都是你的家人!”

    伊秋雪轻笑,她不敢奢求“家人”,何况凤家母女这样的家人明显带有浓重的政色,她更不敢接受,否则,她将一辈子被囚在深渊里不可自拔,她还是向往那种无拒无束,逍遥自在的生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