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玄幻魔法 -> 这个刺客有毛病

正文 第一百九十章 谜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七年之前,饱受九阴绝脉之苦的何萍,通过服用清净琉璃方,从而将周身世界打开,在一定程度上掌握了开关周身孔窍的能力,从而自创清净世界。

    只是当时由于从来没有先例,所有人只能摸着石头过河,所以说何萍并没有提前用药堵塞周身孔窍,将清净琉璃方的效果最大化。

    于是也就有了七年之约,等到时机成熟,何萍再服用一次清净琉璃方,就能够将之前的隐患彻底消除。

    这同样也是为什么何萍可以对商九歌说,你的病,我能治的原因。

    两个人是一样的病,何萍已经知道如何能够将自己的病治好,那么她也当然有能力治好同病相怜的商九歌,甚至说能够把商九歌治的更好。

    所以说才会有商九歌喝了之后昏迷两天两夜,又用了三天三夜来尝试像普通人一样生活的故事。

    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而霍萤也带着天不老而至,最后的东风于是姗姗来迟。

    但是东风来了,问题也来了。

    当初的七年之约,约定的是再配置一方清静琉璃给何萍。

    而不是商九歌。

    于是才有了方别和霍萤的商量,于是才有了霍萤的拒绝,拒绝之后,霍萤拉着宁夏的手离开,说是帮她检查身体,其实也是一个借口。

    于是才有了这番谈话,才有了一切前因后果的明了。

    “清静琉璃方还有几味?“宁夏开口问道,她想了想,又纠正了一下说法:“这世间,能配出来清静琉璃方的药材,还有多少?”

    “我不知道。”霍萤静静摇头说道:“不过如果你真要问的话,那么我可以肯定回答你,不多了。”

    “至少在我所知的范围内,已经很少了。”

    “即使强如霍家,倾其所有也不过能够配出来第一味清静琉璃方,第二味要等到七年之后。”

    “这个世界当然有配置清静琉璃方的其他药材,但是可想而知,并不多了。”

    霍萤话语轻轻,静静讲述。

    宁夏看着对方:“所以,你打算怎么做?”

    霍萤低头笑了笑,然后抬头看着宁夏:“你好像搞错了一个问题。”

    “现在该考虑自己怎么做的人,是你而不是我。”

    宁夏一时间哑然。

    因为霍萤说得对。

    她的事情,其实并不严重,天不老已经带了过来,清静琉璃方的最后一味药材也已经凑齐。

    接下来讨论的是清静琉璃方的归属。

    无论怎么说,这都属于人民内部矛盾,只要是内部矛盾,那就好解决。

    而宁夏这边,也毫无疑问是属于敌我矛盾。

    所以,在宁欢可能随时随地踏足中土的前提下,宁夏的选择和判断,就显得至关重要了。

    “我的决定早已经做出来了。”宁夏这样说道。

    “有吗?”霍萤看着宁夏的脸,淡淡问道。

    “以及为什么?你是被悲苦老人养大的人。”

    “但我并不是出生在师尊身边的人。”宁夏看着霍萤,轻轻回答。“养大与出生的概念并不一样。”

    “以及当我来到那个人身边的时候,其实我已经九岁了。”

    “当然。”宁夏笑了笑:“我并不如你们那样聪明,博览群书,事实上,在我九岁之前,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牧民之女,我们有自己的村落,自己的田地,也有自己的牧场和牲畜,总之不算富裕,但是却也衣食无忧。”

    “那现在呢?”霍萤不由问道。

    “现在吗?”宁夏笑着反问了一句,然后耸肩:“既然我之后被送到了师尊身边,那么那里发生的一切也就不难想象了。”

    “村落被毁灭,住民被屠杀,俘虏,贩卖,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宁夏说的非常平静。

    “谁干的?”霍萤再问。

    “马贼。”宁夏简单说道。

    “我知道西域有很多马贼。”霍萤点头:“但是攻击你家乡的马贼,是不是与罗教有关?”

    霍萤这一点看得清楚,因为在很多地方,土匪,海盗,或者说马贼,都不是一种职业。

    或者说不是主业,而是兼职。

    需要的时候,种地的农夫,杀猪的屠户,乃至于玩泥巴的小孩,教书的先生,拿起刀蒙上面,就能够客串一把土匪当当。

    毕竟,这种没本钱的买卖,穷乡僻壤出刁民同样古人诚不欺我。

    但是,这样的普通土匪,和专业土匪是不一样的。

    既然谁都能够当马贼,那么总有一些马贼比你更强大。

    他们人多势众,弓马娴熟,武艺高强,烧杀抢掠。

    反正蒙上脸骑上马拿上刀都是马贼,西域至今没有能够一统天下的大国,这是一块破碎凌乱之土,如果真要说的话,信奉无为老母和大日明王的罗教就是统治西域的最大势力,这个有些神秘又语焉不详的宗教亦佛亦道,但是他们又不奉佛祖,不崇三清,又俨然一副异端的姿态。

    可是异端之所以是异端,那是因为不够强大。

    如果异端足够强大,那么又就会成为毫无疑问的正统。

    从这个角度来看,罗教又出乎意料地强大。

    罗教有西域中土外加海外之地,天竺周边总和超过一万万的教众,大量的寺庙教堂,组织严密,武力充沛,某种意义上,之所以说西域至今没有一个统一的强大国家,就是因为有罗教的存在。

    “我不知道。”宁夏开口说道一半,就被霍萤打断:“你说谎。”

    宁夏沉默:“我真的不知道。”

    “是不想知道,还是不愿意让我知道?”霍萤看着宁夏逼问道。

    “或者,让我们退出来一步。”霍萤看着宁夏,淡淡问道:“你在马贼的袭击中幸存下来,是因为偶然?还是因为必然?”

    “黑无和你什么关系?他修炼的是罗教的黑天魔功,这是只有很少数人才有资质修炼的功法。”

    “悲苦老人宁欢自视甚高,你又是如何拜入他的门下?你知道他练的功法是多么荒淫无度,但是如今你依然是处子之身?这又是为什么呢?”

    霍萤一句一句地逼问。

    话语平静。

    但是宁夏一时间却说不出话来。

    “如今的你。”

    霍萤静静道:“让我如何可以相信你?”

    PS:相信我,我也很想加快节奏,但是她俩没聊完,这次是真的没聊完。

    我其实已经跳了很多情节了,但是还是没有聊完==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