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长子

正文 第四百一五章 一首北风行 写尽天下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只是说完了一言为定之后,李战却笑着对萧哲道:“不对呀...学生,你到底能不能做主呀,我怎么发现,你身后的那些人都不太敢的样子呀?”

    李战一指萧哲的身后,果然,两百多人的眉头集体都皱了起来,对于萧哲的大包大揽,全部都露出了担心的表情。

    “你们什么意思?”萧哲回头看向了自己的同窗。

    王琦这个时候凑了上来道:“萧哲...有人说这个李战十分的有作诗的天赋,曾经在曲江边吟尽了写梅之诗,我们是不是中了他的圈套了?”

    “真的假的,这个家伙这么厉害?”萧哲也是诧异了起来。

    “呵呵...!”李战忽然露出了嫌弃和鄙视的表情道:“都一言为定了,不会又要变卦了吧,你这到底算什么呀...浪费我的时间,装什么老大呀...!”

    “你...!”萧哲被李战这么一激,脸都红了,他一个回身看着两百多国子监的监生道:“你们怕什么...我们两百多人,还怕他一个人,他写梅写得好,不代表写其他的就。

    就算他写的好,难道我们两百多人还写不出比他更好的?”

    “也对呀...!”阴致钦来了精神道:“我们这边也是有才子的...怕什么...?”

    “就是...就是...!”

    也不知道什么情况,反正监生们的士气又回来了,李战看到这个场景笑道:“那还等什么,商议好了,我就先来了,我上一次在家想了一首吟雪的诗,要不我们就吟雪吧...?”

    “可以...就让你占一点便宜...!”萧哲恨恨的道。

    李战看了一下身边的茅彻道:“茅教习...能拿一些纸笔来吗?”

    “没问题李教官,你等等我...!”茅彻带着笑意离开,不一会,就拿着一些笔过来,跟着还让杂役抬了一张桌子和一张椅子。

    茅彻笑道:“李教官,请...!”

    李战摆摆手道:“茅教习,我写字不好看,你能帮我写一下吗?”

    “可以...!”茅彻欣然接受,跟着就在桌上,铺开了一张,然后毛笔蘸墨看着李战,这是在等李战吟诗。

    啊...李战的诗真的是太多了,这次李战要拿出一首最好的吟雪之诗,要一下将这些监生都给镇住,要不然后面不好掌控。

    想来想去,李战还是准备了写一首李白的诗作。

    只听他一步一步的走着,跟着轻声吟道:

    烛龙栖寒门,光曜犹旦开。日月照之何不及此?惟有北风号怒天上来。

    燕山雪花大如席,片片吹落轩辕台。幽州思妇十二月,停歌罢笑双蛾摧。

    倚门望行人,念君长城苦寒良可哀。别时提剑救边去,遗此虎文金鞞靫。

    中有一双白羽箭,蜘蛛结网生尘埃。箭空在,人今战死不复回。

    不忍见此物,焚之已成灰。黄河捧土尚可塞,北风雨雪恨难裁。

    这是李白的《北风行》...李白写的是一个北方妇女对丈夫战死的悲愤心情,揭露和抨击了安禄山在北方制造民族纠纷,挑起战祸的罪行。

    放在这里也是成立的,因为突厥就在北方,也是刚刚才打完,大唐在对突厥的战争中,也是死了不少战士,所以也是可以相对应上的。

    这首诗作的白话文就是:

    传说在北国寒门这个地方,住着一条烛龙,它以目光为日月,张目就是白昼而闭目就是黑夜。

    这里连日月之光都照不到啊!只有漫天遍野的北风怒号而来。

    燕山的雪花其大如席,一片一片地飘落在轩辕台上。

    在这冰天雪地的十二月里,幽州的一个思妇在家中不歌不笑,愁眉紧锁。

    她倚着大门凝望着来往的行人,盼望她到长城打仗的丈夫回来,长城可是一个苦寒要命的地方啊。

    丈夫临别时手提宝剑,救边而去,在家中仅留下了一个虎皮金柄的箭袋。

    里面装着一双白羽箭,一直挂在堵上。上面结满了蜘蛛网,沾满了尘埃。

    如今其箭虽在,可是人却永远回不来了他已战死在边城了啊!

    人之不存,我何忍见此旧物乎?于是将其焚之为灰矣。

    黄河虽深,尚捧土可塞,唯有此生离死别之恨,如同这漫漫的北风雨雪一样铺天盖地,无边无垠。

    此诗被后人称作:摧肝肺,泣鬼神,却自风流淡宕。

    你就看这茅彻写着写着全身不停的颤抖起来,等一首诗写完,就见茅彻用近乎崇拜的眼神看着李战,那双崇拜的眼神中,是如此的激动。

    “茅教习,能帮我念一遍吗...我要看看,谁的诗作能超越我这一首...!”李战微微一笑。

    茅彻‘哦’了一声,跟着就将纸张拿起,然后用自己最大的声音,当着两百三十名监生,将这首《北风行》给念了一遍。

    而等念完之后,两百多人那是鸦雀无声,看着没有人上前,萧哲慌了,看着周围的人道:“怎么了...写呀,他诗出来了,我们写一首超越他的呀?

    大家写呀,怎么不动呀,都写呀,全部都写呀。”

    只是不管萧哲怎么喊,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就在萧哲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王琦站了出来道:“别喊了,写什么写,他的这首《北风行》写在这里,还有谁再敢在他的面前写雪。”

    “我的天呀...!”阴致钦也是一边感叹,一边摇了摇头道:“这个李教官真的不是一般人,这首《北风行》无人能挡,萧哲,我们输了,果然是上了他的套。”

    “这...真的无人能写了?”萧哲还是有一点不太甘心。

    只是王琦,阴致钦都无奈的摇起了头,跟着其他的监生,也都苦涩的低下了头。

    “你们欠我一万贯...什么时候给我?”李战哈哈一笑。

    “放心...欠你的,我萧哲一个人扛下来,一贯都不会少的还给你...!”萧哲恶狠狠的道。

    “多谢了...那我们现在就要上课了...大家应该对我当教官没有异议了吧?”李战笑嘻嘻的看着二百三十名的监生问道。

    “见过教官...!”

    让李战会心一笑的是,李战看到了这二百三十人躬身喊自己教官的声音。

    “好...既然你们叫了我一生教官,那我李战就一定将你们训练成有模有样的人,现在你们的纨绔,你们的自傲,你们的不屑,全部都将被我一一的剥落。

    很快,你们就会成为对大唐有用的人。”

    “你以为你是孔祭酒呀...!”萧哲一个鄙视。

    “嘿嘿...!”看着萧哲,李战很坏很坏的笑道:“你还欠我一万贯,不要在我面前张狂,因为你会是这些人中最可怜的家伙...!”

    “啊...!”所有的监生愣住了!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