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八零重拾自我

正文 第304章 番外 梁怀敬 啊‘梁怀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曾经为了给爷奶看病,欠了一屁股的债,可是等爷奶死了,那个常被母亲挂在嘴边的父亲仍旧没有出现,债主们却相继找上了门。

    为此母亲每天早出晚归,下田劳作,空闲时间还要上山采草药换钱,家里种的庄稼收获后,几乎都卖掉还了债。最终我们只得捡野果打野物果腹,但是仍旧远远不够。

    还记得那个雨夜,最大的债主张拐子闯进家里扑向了熟睡中的母亲,突然惊醒的她抵死反抗,但看到吓得哇哇大哭的我,还是妥协了。我想她应该是为了活下去,怕我离了她会活不成吧。

    但最终事情败露,她还是被当成了肮脏的所在,被族长一声令下,浸了猪笼......

    小时候的我从没有见过父亲,甚至连他长什么样子都不知晓,我只知道母亲时常提起他,说他是个大英雄,武功盖世。但是当爷爷奶奶卧病在床需要人照料的时候,他在何方?爷奶去世母亲独自披麻戴孝安葬他们的时候,他在何方?当母亲被人欺负凌辱的时候,他又在何方?

    所以在我的眼里,父亲就是一个陌生人,他从没出现过,又谈何感情?当母亲被长老下令浸猪笼的时候,我恨他恨所有的人,他们都长着一张让人憎恶的脸,没有良善,只有狠毒。所以......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我让这村子消失了......

    火光冲天,那景象真美!

    母亲死了,我成了孤儿,在茫茫无际的大山里游荡。见到什么就吃什么,有时候中毒了,就会昏死过去几天几夜,或被雨水浇醒,或被野物咬醒。突然有一天,那个叫做父亲的人找到我,他跟我说要带我走,我没有作声。因为我确实不知道如今的自己该干什么,该怎么做?

    我跟着他四处漂泊,到处流浪,要过饭,打过杂儿,卖过艺。一路上他都严厉的教导我学习功夫,要我继承衣钵,我不懂,只知道终于有了我喜欢做的事。每次练拳的时候我都会心无杂念,放空一切,结束后我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快乐。于是我更加努力的学习功夫,渴望学会更多的拳术剑术棍术......因为我想快乐。

    我知道那些辞退父亲的老板理由都是什么,他们说我脑子有病,说我是个拖油瓶,父亲上工不能带着我,否则他们就辞退他。为此,父亲还带我看过医生,想尽一切办法让我开口说话,可我不想说。因为出口的话就是万恶的根源,曾经母亲明明是受害者,却被他们说成了不守妇道,不要脸的娼妇。那些人的嘴一张一合,快速的喷着唾沫,就像无形的刀,一下一下扎进了母亲的心窝,我恨说话!

    第一次见到她,我有些狼狈。

    周围的人群冷漠的离开,嫌少有人丢给我一毛、五分的钱,他们只是单纯的过来看热闹。只有那个瘦瘦小小的女孩儿用清脆的声音递给了我们五元钱,五元钱啊,我做梦都不会想到一个小女孩竟然能够掏出五元钱来看我们的演出。父亲不好意思收,犹豫着接也不是,不接又舍不得。我一把拿了过来,心里想着,那一定是个有钱人家的孩子,对于钱的多寡没有概念。

    第二次遇见,是在她的家里。看到她家的房子很破,生活条件并不富裕,根本就不像能够给一个小孩子五元零花钱的家庭,我有些惭愧竟然那么想她,我应该感恩,可我还是做不到!我想应该是我的心已经死了,它温暖不了。

    被问及家里的事,我知道那时父亲说了谎,因为他根本不敢面对母亲的死,面对自己在家人最需要的时候仍旧沉迷于武学四处求师问道!像是看着一场演技拙劣的戏一般,我只想鄙夷的大笑,可内心又很想留下来,家的吸引力对于那时的我来说太大了。心中极度的渴望,使我最终忍住了没有出声。

    后来父亲被说动留了下来,每个月的钱虽然不多,但却足以温饱,而且还有盈余,从此我们不必再四处漂泊,遭人白眼。

    由于他们一家待人很和善,一点儿也没有看不起我们的意思,甚至还给我们提供了住的地方,我的心也渐渐安定了下来。

    见到厂子里那个小个子满嘴诅咒的骂着厂长一家的坏话,我就忍不住追了出去。一路跟到坑边时,却被他猛的回身推进了河里。我不会游泳,水很凉,很快就失去了意识。像是做了梦一般,我再次见到了妈妈被浸猪笼的情景,她含着泪对我笑着挥手,我哭着求她不要丢下我......

    再次清醒时我已经躺在了家具厂宿舍的床上,父亲一边搓着我的手脚,一边训斥着我,可我死活想不起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再一次注意她,是在我打了那个流氓之后。父亲问我为什么打他,我说不出口。

    因为我看到那个恶心的坏小子强迫那个看着与曾经的我一样可怜的小女孩看他的下体。我一下子就想到了张拐子,那是一种令人恶心的痛,所以我狠狠地揍了他。虽然手下留情了,但他还是疼的不住求饶。看着他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的样子,我觉得特别解恨,仿佛自己亲手打了曾经的张拐子一般!

    我不解释,本以为所有人都会怨怪我。可出乎意料的,那个叫文慧的女孩竟然说她相信我。为此她还特地劝我父亲要息事宁人,等着李厂长和稀泥。那一次,我真心把她印刻在了心里!

    后来我的意识开始一阵清楚一阵明白,直到十八年后,我才知道九岁那次落水之后身体里多了另一个人的灵魂。

    那是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与我对话,他说他要用自己的灵魂和全部内力开启繁花境去救回文慧的性命。我不懂那是什么秘术功法,我只知道文慧一家是我的恩人,若能救她,我一定要帮。

    于是他走了,把那块染了他魂灵血的玉佩交给我,让我带给文慧,说那是属于她的,我照做了。文慧接过玉佩,听到那人的结局,瞬间哭的肝肠寸断,我实在不忍再看,只得灰溜溜逃离......

    我叫李仁杰,受了重伤从崖上坠落,意外穿越到了紫嫣曾经说过的世界。她讲过自己来自二十一世纪,所以到了这里我一直的梦想就是找到她,因为她曾是我深爱的恋人,我们两情相悦,却被迫分离。

    既然能有幸来到她所在的世界,我当然要与她继续前缘。可惜我穿越后的身体并不属于我自己,那里面灵魂的本体仍然存在,要不是我用内力启动特殊工法压制,灵魂很有可能会被对方快速吞并。

    这具身体的主人头脑很聪明,只是不善言语,他好像对文慧有很深的感恩之心,每次都会影响我的判断,让我不自觉地去帮助那个小姑娘。

    渐渐地我也有点喜欢起那个女孩儿来,她的一颦一笑开始牵动我的心。有时候我甚至有一种错觉,觉得她就是紫嫣本来的样子,善良、可爱、俏皮。可惜她却突然说自己有心上人,一个长得格外俊秀的小男孩儿。她说那是她前世的情人,我想也许她也同我一样是来找人的,相同的经历和目的让我自然而然的把她当成了自己人。

    从此我们成了朋友,无关情爱的那种。随着年龄增长,我的身体总在接近她时忍不住燥热,有一种想要靠近的冲动,可我知道这是可耻的,甚至是令我憎恶的。我爱的是紫嫣,怎么能对别的女孩子动心?

    我们曾说好生生世世唯爱彼此的,怎么能破戒?我恨这样的自己。所以渐渐疏远她,也为她逐渐显露的优秀才华而自惭形秽。

    我听说学校的灵异社有时会带着社员去鬼屋探秘,便辗转引着王德仲带着社员去了那栋我记忆里格外熟悉的小楼,那是紫嫣曾经住过的地方。而且我还知道文慧也加入了灵异社,正好可以趁此机会试探她到底是不是我要找的人。我不想因为自己的主观思考错误而失去与心上人相认的机会。

    小楼虽然早已破败不堪,但里面的物件儿依旧是我记忆里的样子。我熟悉的密室依旧是曾经的摆设,我熟悉的厨房里与紫嫣联络的信瓮还在。虽然记忆有些模糊不清,但我还是找到了紫嫣最后留给我的密信。信的内容我没有让他们看到,依旧用内力化掉了。

    看到里面满满的白色粉沫,我记起那是我每次看完信后用内力销毁而形成的纸尘,可笑的是那些人竟然以为这是骨灰!呵呵,无知的家伙们!

    我趁着他们不注意故意把洋人的画像换成了紫嫣的,就为了试探文慧能否记起些什么,可惜她只是如其他人一般单纯地觉得好看。

    后来我又引着她去了密室,结果她同样没有什么特殊反应,我彻底失望了。本以为在一楼时她能与我一样听到曾经熟悉的音乐,这是个好兆头,唉!

    打开那个挂满锁头的房间,看到紫嫣常常佩戴在身上的玉佩,我以为那个干枯腐朽的尸体就是紫嫣,那一刻我绝望崩溃到无以复加。心上人如此凄惨的结局,我即使转世千万次也是无法接受的。紫嫣,那么善良又美好的紫嫣,怎么能变成如此模样?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也不知道那些日子是怎么过来的,我自愿放弃了挣扎,把身体的控制权交还了本体。就在我越来越虚弱的时候,却听到了文慧说那个尸体是男的,不是紫嫣,那一刻我再次夺回了身体的控制权。

    后来那个叫琳琳的女孩儿频繁到家里找我,不管我是态度冷硬,还是置之不理,她都没有灰心,依旧日日如此。直到那次她因为好奇碰到了我放在桌上没来得及收起的玉佩......

    看着她晕倒,我瞬间惊喜起来,因为第一次触碰玉佩时我也遇到了眩晕的情况。我觉得她就是紫嫣,一样的身材婀娜,容貌姣好。

    由于灵魂不断被本体侵蚀,我的记忆随之丢失了很多,纸上的四句诗里隐藏的意思我思考了好久,甚至用了很多年才想清楚里面的意思。那是启动繁花境的咒语,和使用它找到紫嫣的方法。

    知道了使用方法,我开始让琳琳戴上玉佩,观察她的反应,可惜一直没有结果。多年过去,文慧与那个男孩儿都已长大,他们相恋相知,我偶尔从电视上看到关于他们的新闻,总是忍不住心中溢满伤感。明明琳琳就在眼前,可我却仍是忍不住想起文慧,明明早已确认过她不是我要找的人,可还是不能死心。

    也许是琳琳的性格与紫嫣相差甚远吧,也许是我始终无法真心爱上她吧,也许......总之多年过去,我依旧没有碰她的意愿,心中总是少了那份悸动。

    那次在家里意外遇到文慧,我便忍不住开了口,询问她是否有代表繁花境主人的标记,却被她直接训斥了一顿。从她口中说出我与琳琳是一对儿的那种感觉很不好,让我反感到了骨子里,但为了不惹她生气,我都忍下了。

    后来听到琳琳说文慧触碰到玉佩晕倒了,我激动的心都要从嗓子眼儿里跳出来了,怀疑她就是紫嫣的想法再次萌生。在医院听到她叫我的名字,一时间险些落了泪,这是我期盼了十多年的答案,终于呼之欲出了。看着那小子攥着文慧的手,我恨不得杀了他,强忍着怒火,期盼着夜晚的到来,我要亲自去找足以证明文慧就是紫嫣的证据!

    故作淡然地分开,终于甩开了琳琳,午夜我纵身一跃顺窗子到了文慧的房间。为了不吵醒她,我没有开灯,反正在内力的催动下,我的双眼夜间同样可以视物。可惜她还是睡觉太轻了,如紫嫣一样。

    被吵醒的她,满是防备,我怎么解释都没有用,只能放她自己去浴室查看结果。反复确认,又认真观察了她的表情许久,她仍旧坚称身上没有那个印记,我不得不失望而归。

    接到张凯硕的电话,我第一时间就知道肯定与文慧有关,因为那小子平时绝对不敢给我打电话。果然文慧出事了,是关乎性命的危险,我催动所有的力量,几乎跑遍了杨树镇和T市的所有地方,就连周边也搜查个遍。均没有听到文慧的呼救或者是一丝一毫关于她的气息,满满的挫败感。

    直到张凯硕再次报了个方位,我才第二次去了那片空地。那里什么都没有,我不知道文慧能被藏到哪里去,绝望的边缘我想到了繁花境寻觅主人的方法。虽然文慧没有承认,但若她真的是,我就是搭上性命也要救她,若不是,死了也便死了,我也算尽力了。

    没想到那丫头真的骗了我,她真的是紫嫣,我心心念念找了十八年的紫嫣!

    救出时,她已处于濒死状态,我倾尽了全身的内力救了她回来。本以为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会处于没有内力的状态,却发现玉佩具有助我快速恢复内力的功效。

    从那之后我便格外关注她,时刻琢磨着怎么把她连心带人一起夺回来。两世所爱的竟是同一个人,这是多么难得的巧合,我再也没有什么纠结与不舍了!

    机会终于来了,看着她被那个绣花枕头一样的家伙所伤,我既心疼又兴奋。心疼她的遭遇,又兴奋自己终于有了机会。怀中抱着她的那一刻,期望已久的亲密接触让我无法自拔,可惜却一直有个大灯泡站在旁边虎视眈眈聒噪个不停,要不是因为对方是文慧的朋友,我真想一掌拍死他!

    好不容易进了文慧家,我与她表露真心,她却一个劲谈起我与琳琳的关系,我心里又气又怒,便不顾她的反对,对她做了一直想做却压抑了很久的事。即使口中溢满血腥我也舍不得放开,她好香甜......

    虽然她最终还是想要逃跑,可却被我幸运的碰到了,那一刻我很气,气她不给我机会!仍旧是那套说辞,我开始埋怨自己为什么要招惹琳琳,为什么要绕这么大圈子才找到她,怔愣之间,她还是逃了!

    再次寻着她的踪迹找过去,却终究是晚了一步......

    冰凉的尸体,刺目的鲜血,她怎么可以死?为了那样一个背叛她的男人,根本不值得!我气恼她的不珍惜,也懊悔自己蹉跎了那么久没有主动表露心意,若是让她一早爱上我,肯定不会有这些危险了。

    不管怎样,她都不能死,那么年轻鲜活的生命怎么能说消失就消失呢?无奈之下我决定用内力催动繁花境,把我的灵魂作为祭品让她获得死而复生的机会。

    我将储存自己灵魂的魂灵之血打进了玉佩,引燃灵魂之力放入了她的伤口。咒语催动下忍着足以让我疼到晕阙的痛苦,总算在眼前世界全部黑暗的刹那救活了她。

    我的心上人,紫嫣也是文慧,从此永别了,再没有来生再没有相遇,只求你记得我爱你就好......

    (全书完)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