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科幻小说 -> 男宠

正文 50 |机情 (微H)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那人的声音渐悄,大约在里头待了三分钟,两人才从密闭的暧昧空间回归正常的气息。

    两人的视线都是全黑一片,看不清任何的物品,徐内有些焦急,低声问:「我们该怎幺回房」

    「怎幺来怎幺去。」顾星拉着徐内的肩膀,试图以最小的声音认清方位。

    「可是现在没有冰当动力,而且也比方才还要暗。」徐内哭丧着脸说。

    顾星的脸顿时比夜幕还要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说她,「那上床睡觉是不是动力」

    一听到上床睡觉,徐内的脑子就当机了,总裁太色──

    ......顾星很无奈。

    看她孬的比小狗还不如,看来以前称她是可鲁还高估她,耳朵都快垂到地上,一副担心受怕的样子,他真的看不下去。

    顾星双手胡乱着徐内的身体,后者感到莫名其妙,过了两分钟,顾星突然打横将她抱起,徐内毫无防备的差点又要尖叫,这人有病吧绝对有病

    徐内在他怀里,虽然他看不清但总觉得她此刻一定嘴歪的很斜,「你干嘛阿」

    「抱你上床,看你脚都抖成中风的样儿,走得起来幺」顾星很坏的说。

    两人赤裸的身子又贴合一块,徐内的羞的娇躯快烧起来了,热烫烫的,熨帖着顾星的身子,他的下体充血肿胀,方才在她体内还未释放就被吓的疲软,想来真是憋屈。

    ──宝贝,要不我们来玩点刺激的吧。

    顾星想起来,这一路黑的夜晚,刺激的气氛都未完待续,双手用力一抬,徐内的身子被翻转,两脚大开跨在顾星的腰际,他的双手则托在大腿与圆臀的模糊地带,在翻身的瞬间,抓準位置,顺方才未乾的水顺畅的进入她的身子。

    「你真的......」徐内睁大眼睛,不可思议他怎幺能这幺大胆,然而她的话却被顾星的嘴唇给堵住了,将舌头伸了进去,阻挡一切她发出声音的可能。

    每走一步,顾星就的愈深,颠颇的路段让徐内的身子上上下下,每次的移动,硬挺的就摩擦着柔软潮湿的壁,舒服的徐内想娇吟,舌头又把她拱的吐不出任何话来。

    「恩呃.....」每跨一步,徐内的呜耶就含在嘴里一次,视线很很模糊,眼前一片黑暗,顾星走的很慢,然而也因此常常不小心嗑绊到物品,让彼此的距离更加密合。

    等到上楼梯更是,单脚高高抬起,徐内的身子就不稳,总要加紧力气抓住他的身子才能支撑,此时就像是她坐在他的大腿上被他姦,交合的地方渗出浊白的体,滑落在被擦的晶亮的地上,当回到房间,徐内已成一摊软泥,动也不动烂在床上,顾星释放出自己最后的慾望,两人才贴服抱在一块儿进入梦乡。

    隔天上班,徐内想到每回想到自家总裁把自己虐的这幺惨旧恨得牙痒痒,坐立不安,害顾星好几次斜眼看她询问,被发现没认真工作她也心虚,赶快低头假装认真的看文件,但脑子里的小仓鼠却跑个不停。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可惜徐内不是君子,所以每分每秒度日如年。

    下午四点,徐内终于想好整顾星的玩意儿了。

    收拾包包,她走到总裁办公桌前,甜甜的说:「总裁,我今天约朋友吃饭,你不用等我,我晚点回去,你帮我跟老爷说一声,工作加油。」

    顾星曾跟她提过应该把老爷改成「你爸」或者直接「爸」,但是徐内不敢,她说这样亵渎了前总裁的威望,他爸爸也没说什幺,习惯成自然了。

    顾星没抬头,依旧看公文,只是拿着笔的手顿了一下,冷回:「怎幺都没事先跟我说」

    「刚刚才说的呢,是大学同学会,我想去。」

    顾星挑眉,「约在哪」

    嗷嗷,怎幺问这幺细。「......家家牛排馆。」

    「知道了,玩开心点。」他摆手示意,徐内则憋笑到快内伤,踏着轻快的脚步走出办公室。

    她走后,顾星有好阵子无法思考,脑中空白一片,她坐的位置空落落的,很孤寂,不敢抬头,是怕看到她的脸,就不想放她走了。

    徐内早上是搭总裁的车来的,所以她拦了计程车回去。

    她当然压而没去什幺同学会,回到老家,躺在床上演翻滚吧,蛋炒饭,煎的快熟了终于熬到晚上六点,邪恶的微笑,按下手机,嘟嘟嘟,对方接通。

    「老公,你想我幺」徐内用妖惑的声音询问。

    雷的顾星一身酥麻,疙瘩掉满地。

    「同学会还有时间打电话给我」顾星些微吃醋。

    趴在床上闭着眼睛,徐内拿着手机说:「没有哦,我在老家,躺在床上。」

    顾星傻眼,手上拿着笔的手不仅停顿,甚至用力到渗出些微笔水珠,「所以妳是......」

    徐内打断他的话,「老公,宝贝现在没有穿衣服哦,全身赤裸等着老公回来吃、我、唷」

    可恶顾星好想切电话,但是又不忍心,只要想着徐内脱光光躺在床上的样子,那白皙娇嫩的皮肤,凹凸有致的身材......鼻血君,淡定阿

    「回家我搞定......」

    徐内故作慌忙的说:「啊啊啊,我现在要去洗澡了,你电话不要放阿,千万不准放阿......」然后抓了準备好的衣服,喜孜孜的跑到浴室里头。

    顾星还真的不知道徐内打什幺主意,用肩膀夹着手机试图将注意力放到工作上,但对面传来劈哩啪啦的声响,让他不注意都很难。

    「小宝贝,妳葫芦里卖什幺药.......」再一次,徐内又打断他的话。

    「我终于脱好衣服了,刚刚肩带卡住了,害我处理了一段时间.....我现在要抹沐浴啰,滑滑的,泡沫好多,都落在宝贝的身体上......包括老公最爱的子跟小上.....感觉像被老公拥抱着哦.....」

    儘管只听声音但看到人,但她说的内容太过撩人,让顾星不起反应都难,他恶狠狠的说:「小宝贝究竟想要怎样......」

    「不怎幺样嘛,想让老公多想想宝贝阿......我要进浴缸了......水温刚刚好,好舒服阿,真希望老公在旁边帮宝贝刷背,没有老公好寂寞哦....」

    电话另一头传来阵阵水声,顾星开始补脑自己真的坐在浴缸内,用手拨起水轻轻按摩徐内的美背,她的身体滑腻腻的,配上沐浴......

    妖,听得到吃不到,超级难过的阿。

    饶是每次装淡定的总裁也淡定不起来了,偷偷将另一只手伸在下头,随着徐内软糯的音调和羞人的内容打飞机,但是本就不够啊啊,尝试过徐内的销魂,就觉得自己现在的行径很蠢,很蠢

    这次因为需要的资料档案很多,总裁都放在办公室不好拿到外头,所以加班加的有点晚,还自己在办公室煮泡麵吃,结果徐内吃完晚餐,又打了通电话过来,顾星本来不想接的,但是......但是自己还真她妈该死想听她的声音。

    「干嘛.....」顾星口气有点冲,都是被她搞出来的,徐内则乐呵呵的笑。

    「吃完晚餐,当然要吃水果帮助消化啰,老公猜猜,我吃什幺」

    脑子被她弄顿掉的总裁懒的猜,直接说:「不知道。」

    「唉唷,老公真没情调......我在吃香蕉哦。」

    泡麵含一半的顾星直接「喷麵」,汤汁都喷在公文上了,咖啡色星星点点超噁。

    「老公不要惊讶。」徐内憋笑憋到肚子痛,「我曾经看过电视报导,香蕉是所有水果中帮助消化的第一名,阿,终于把皮剥开了,露出里面的果。」

    顾星气到快把自己的头髮拔光,啊啊啊啊啊髒话无限。

    「香蕉好甜好大阿,又又长,伸到喉咙里去了......好不舒服哦,希望老公在身边.....」电话传来徐内吃香蕉的声音,啪他啪他,「现在在舔香蕉,它好香哦,真希望老公也来吃一....」

    「不瞒老公说,我从以前最喜欢吃的水果就是香蕉,每次学校发香蕉,我都是第一个抢来吃的,因为好好吃,最喜欢吃了,不知道为什幺看到这香蕉,会害我想到老公下面那也一样这幺,这幺长,这幺大......」

    外加几声呻吟,徐内搭配的很好,让她这次的仇完美演出。

    结果顾星回到家,直接上楼,徐内小绵羊就被慾求不满的大野狼给深入浅出了。

    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