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都市言情 -> 综漫 原谅君今天也很暴躁

黄鼠狼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在那次毫无计划的袭击之后,宇智波鼬大病一场,干柿鬼鲛作为同伴很是贴心的陪伴了他一段时间。

    不过。

    在这个哭泣的国家养病显然不是什么好主意,宇智波鼬的病情一日重过一日,反反复复,让他这个生病的人都在厌烦——陷入了极端的自我厌弃和自我怀疑……对生的**也就不怎么强了。

    “鼬桑。”干柿鬼鲛看着消瘦苍白的宇智波鼬也很好奇他在木叶到底得到了什虽然么信息才变成了现在这副样子但多少还是有点儿同伴爱的没有问出来——作为整个晓组织里头脑不怎么精明全靠武力担当的一员,他挺不会劝人的“虽然我不知道你在木叶打听到什么消息但事情都过去了,你这副样子也没什么用吧?打起精神来我们还要扑捉九尾人柱力呢!下次一定不会让他逃掉!”

    宇智波鼬默默回想起灭族之夜……感觉自己伤痕累累的心头上又□□柿鬼鲛拿着鲛肌插了一刀。

    他转过头看着窗外淅沥沥的雨水一言不发。

    干柿鬼鲛对此毫无办法只能又说道“拿出你的器量来啊!身为单挑宇智波全族的伟男子你不会这么轻而易举的被打击到吧!?”

    他的本意是让宇智波鼬打起精神快点康复……但被‘器量’两个字联想到自己在灭族之夜是怎么对待佐助的宇智波鼬发现自己痛苦不堪的心脏居然还能承受这么致命的一击。

    宇智波鼬低头坐在床上一言不发,干柿鬼鲛可以么肯定这个房间再进一个人来绝对不会发现宇智波鼬的存在……他抽了抽嘴角,无奈又烦躁的问道“你不会退出组织吧?我可不想和那个叫阿飞的人一起组队,不但带着面具而且个性轻挑,一副根本就无法被信任的样子——我和那种家伙合不来啊!”

    “你要是打算离开组织的话我倒是可以送你一程。”干柿鬼鲛叹了口气“难得遇到一个合得来又不会死可以做同伴的人……要是死在别人手里我可是会懊恼终生的。”他掂量着鲛肌,见宇智波鼬依旧一言不发,衡量了几秒便做了决定。

    “咚!”

    石壁被打穿,干柿鬼鲛狼狈的仰面倒在碎石堆里,对面的宇智波鼬甩手将鲛肌擦着干柿鬼鲛的脑袋丢了过去——

    “吵死了。”宇智波鼬面无表情的看着干柿鬼鲛“让我安静的待一会儿。”他拿着被褥去了隔壁房间,留下咧着嘴不知是哭是笑的干柿鬼鲛坐在石堆里‘嘿嘿嘿’。

    “呜哇!前辈这是被朱雀前辈打了吗?您果然不讨人喜欢呢!”神出鬼没的阿飞那着树枝戳着干柿鬼鲛惋惜的说道“真可惜,要是您死了阿飞就能得到戒指了呢!”

    “滚开!”干柿鬼鲛眉头一皱“小心我拍扁你!”

    “阿飞就不滚,就不滚~”面具男跳来跳去那些树枝对着干柿鬼鲛戳戳戳“前辈是在生气吗?看到前辈生气阿飞就开心了啦……哎呀!”

    被鲛肌拍中,阿飞夸张的飞了好远。

    直到入夏后宇智波鼬的病情才有了好转的迹象。干柿鬼鲛兴高采烈的踏出了雨之国的范围对宇智波鼬吐槽道“在继续呆在这里鲨鱼也要发霉了!”

    “哼。”宇智波鼬发出一声哼笑,虽然依旧是那副三无丧病的模样但怎么都比之前好。

    “鼬桑,我们下一步去哪里!?”干柿鬼鲛问道“尾兽捕捉计划暴露了之后有尾兽的忍村都把人柱力保护起来了……”

    “去田之国。”宇智波鼬轻声说道。

    “是去找大蛇丸还是去找你弟弟?”干柿鬼鲛相当警惕的问道。

    “都不是。”宇智波鼬看着前方的路在心里默默说道:去找那个自称是我叔叔的家伙,找到他也就找到了大蛇丸和佐助……

    但可惜的是田之国的基地里只有大蛇丸一个人留守,原谅和朽木苍纯正带着佐助和他挑选的小队在雷之国游历,他们在换钱所领了任务。

    “有种爸爸妈妈带孩子的感觉。”原谅在悬崖边上蹦蹦跳跳,悬崖下面是‘鹰小队’在与任务目标厮杀“我要是有小孩的话一定比他们优秀。”

    指着那些因为初次合作而手忙脚乱的孩子们,原谅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嫌弃道“好笨啊。”

    听着他不客气的嘲笑,朽木苍纯的眼神忍不住游移了一下,关于白哉的事情他还没有说给他知道——毕竟,突然蹦出个孩子什么的是个人都会接受无能……重点是他没想好怎么解释这件事情。

    而且,白哉小时候也不是什么聪明的孩子,脾气火爆、一点就着→_→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原谅跳到苍纯面前,眯起眼睛把苍纯打量的发毛“快说吧,你是不是忘记告诉我什么事情了?现在坦白还来得及哦~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这种哄小孩子的语气是怎么回事。苍纯无奈的笑了笑,选择了坦白从宽“等我组织一下语言可以吗?我不知道该怎么向你说明这件事。”

    “哦~~~”

    这个‘哦’一波三折,苍纯听的头皮发麻只好说道“关于孩子,我是说你了解义骸技术吧?”

    “嗯嗯。”原谅点头“所以呢?”

    “在你离开尸魂界后我和初芽都很关注十二番队的技术研发工作,曳舟桐生曾提出过‘仿生人’的议案但是被否决了,但是之后有个叫兰州兰丸还是兰岛(真实名字)的女人修改了议案虽然她的本意是为了协助死神进行魂葬但因为实验失败导致十分之一的静灵庭被破坏,而她所创造出的灵魂狩猎者也面临毁灭……我保留了她的技术在这个基础上为自己创造了一只军队以此来为基础打破静灵庭与流魂街之间的壁界,也就是杀气石所建筑的分界线。”

    “那么现在静灵庭怎么样了?”原谅为苍纯的所作所为非常惊奇,毕竟朽木家族可是实打实的‘道统护卫者’、‘贵族之首’、‘规则的守卫’……这样的存在。

    “多亏了那个叫浦原喜助的家伙制造出了‘崩玉’这样有趣的东西,而且初芽也很想试试用自己的力量能否掀翻静灵庭,所以他和虚合作进行了第一次‘谋反’。”说到这里苍纯笑了起来“虽然失败是可想而知的,但是那孩子表现不错还收获了几个资质不错且忠心耿耿的手下。”

    “之后你不会开启了第二次‘谋反’吧?”原谅吐槽“安生过日子不好嘛?”

    “浑浑噩噩的活还不如清醒明白的死。”苍纯说道,那双乌黑的眼睛明亮而又温柔的注视着原谅“而且我那不叫‘谋反’,我那叫‘谋逆’。”

    原谅笑出了声,不知不觉就依偎在了他的怀里,仰着头问道“让后呢?”

    “然后静灵庭又爆发了‘友哈巴特事件’你可以理解为灭却师的第二次‘静灵庭颠覆计划’,拖他们的福十三番队的队长级死神死去了不少,并且成功斩杀了‘灵王’,之后在得当的操作下王属特务——零番队——损失过半,而有幸活下来的零番队队员也被我亲手解决了。”说起这个他还是有些感慨,因为被他杀死的人里有自己曾敬佩尊敬的前辈……曳舟桐生。

    “你谋逆,静灵庭一定很震撼吧?”原谅蹭了蹭他想要撒娇“苍纯……”

    “那是当然的了。”苍纯将原谅搂在怀里“毕竟我和初芽先后把中央四十六室屠了两次……他们终于学会了闭嘴……当然更多的是因为没人了。”把那些腐朽的根挖干净,创口处一定会长出新芽的。

    “都做到这一步了,为什么还要来找我?”原谅终于问出了心中的疑惑“你开创了新的格局,未来可期……你走了,那些人怎么办?交给初芽那孩子他绝对会作出事来的。”

    “哈哈,你也知道那孩子很作啊。”苍纯笑得开心“不过既然我来了初芽和新叶也必然会跟来的。”

    “吓?”原谅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喃喃自语“……放弃了那么多吗?”

    “没有你那些对我来说都没有意义。”苍纯认真的说道“我喜欢你,原谅,从见面的第一眼开始就喜欢上了。当然,虽然一开始是被你出色的容颜所吸引,但最后爱慕的却是你的灵魂——是一见钟情至死不渝的喜欢。”

    你这样说我会哭的。原谅把脸埋进苍纯怀中,可惜他的感动还没结束就听见苍纯在他耳边说道“……而且我相信白哉那孩子会管理好尸魂界的,毕竟他是结合了我们的基因从一万八千个培养胚胎中脱颖而出的孩子。”

    哎!?

    哎哎哎!?

    哎哎哎哎哎哎哎!!???

    “刚才风有些大。”原谅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苍纯向他求证“我听到孩子什么的话……是错觉吧?”

    “不是哦。”苍纯摸了摸原谅的头“我们有一个孩子,是从你留给我的手绳上提取的DNA与我的细胞结合培养诞生的——多亏的初芽的协助小白哉很健康,活泼可爱,小时候脾气挺火爆的和我一点都不像,但是长大后不知怎会回来就变得非常冷淡了……一定是缺少母爱的缘故……”

    “你才是妈妈呢!!!”原谅暴怒“去死吧——”

    “轰隆!”

    整座山都晃了晃。

    “敌袭!?埋伏!?”刚刚结束战斗的鬼灯水月被吓得一个哆嗦“佐助……”

    “在山崖上面。”佐助抬眼看了看山谷两边的悬崖峭壁做出判断“那个方向是那两个家伙所在的位置……我们等等再过去吧。”

    “这么大的动静不会是有人袭击吧?”香磷犹豫的问道“我们不去支援合适吗?”

    “以我们的水平过去就是送菜。”跟在原谅身边这么久佐助学到的最深刻的东西就是量力而行,他听着悬崖上方的混乱相当淡定的说道“等会再上去,如果他们输了我们就逃,他们赢了就一起去吃烤肉吧。”

    “不过我觉得他们是不可能输的。”佐助对此相当自信“毕竟是从地狱爬回来的恶灵!”

    香磷打了个哆嗦“你不要老是提起这件事啦!佐助桑~”女孩子怕鬼是天生的,哪怕是大白天也不耽误。

    “哎——之前是谁看着那家伙的脸犯花痴来着?”鬼灯水月呲着一口鲨鱼牙不客气的嘲讽,把香磷的武器模仿的惟妙惟肖“呜哇!好帅!是比佐助桑还要帅的大帅哥……”

    “哗啦!”

    耻度过高,香磷拒绝承认自己会花痴成鬼灯水月这副痴汉样并一拳打爆了他的头。

    不过身为血继忍者鬼灯水月表示:伤害为零!老子分分钟就能恢复成好汉!

    “应该打完了。”不理会同伴们花式耍宝互伤,佐助专心听着悬崖上的动静“我们上去吧,重吾,带上那家伙的尸体我们上去吧。”

    作为全队存在感最低的一个队员,天秤重吾内敛的性格让佐助十分满意——前两个就是因为没经验所以才选了这么聒噪吵闹的家伙……

    虽然不至于到后悔的地步,但无语是有的。佐助率先爬上了悬崖,看着眼前的场景差点崴脚“你们收敛一点啊!□□的!要做回家做啊!!!”他看起来像只气急败坏的小猫在张牙舞爪的‘咆哮’。

    “你在想什么?”原谅偏了偏脑袋“我和苍纯只是正常的讨教罢了。”

    “那,那你骑在他身上干什么!衣服都,都……”佐助用颤抖的手指指着他们,爆红的脸上演绎出见到‘狗男女’的憋屈和委屈“我在下面经历生死你们竟然在这里,在这里……不要脸!”纯情少年硬生生的憋出三个字控诉自己的不满,原谅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神情自若的拉了一把被他打翻在地的苍纯后才对佐助说道“阿拉,生理课学的不错哦,连[哔——]都知道了。不过不是你以为的那种打架哦,我在生他的气呢。”

    鬼才信。佐助的脸上明目张胆的表露出对原谅的鄙夷:生气的人会这么平静的说‘我在生他的气’这种话!?真当他是没经历过夫妻吵架现场的白痴吗!?

    “因为之前已经发泄出来了所以现在才会冷静嘛。”原谅摸了摸佐助的脑袋“不过既然你知道夫妻吵架会引发的严重后果就不要参与进来,知道吗?要是被误伤的话可是不会被可怜的,是会被认为是活该哦。”

    这隐隐透着威胁的话语……

    佐助抽了抽嘴角,果断认怂。

    “我和其他队员先去换钱所……香磷,你怎么流鼻血了?”佐助皱着眉头“雷之国的天气有这么干燥吗?”

    香磷捂着鼻子用力摇头:你不懂!我只是被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而已!

    从花痴进化成腐女……鬼灯水月下意识远离了香磷企图用重吾高大的身躯地方这突如其来的冷意。

    “我们还是快点去还钱吧。”鬼灯水月说道“这里离据点好远,我不想带着尸体露宿!”

    “那就走吧。”佐助看了看表现怪异的香磷,也觉得这个女人有些不正常,但目前一切都要以钱为第一目标——这可是包含他们吃喝等一切事项的旅费!

    ——为了锻炼佐助对金钱的管理能力同时也为了磨练他的技艺,这次出门原谅可是一分钱都没给他呢(-ω-`)。所以在经历过一分钱难倒英雄的窘迫事件后佐助终于找到了换钱所这样至关重要的NPC地区,虽然吃了些亏被人耍了几次但打那以后头脑出奇的变的好使了。

    这可算是我的功劳呢。原谅笑眯眯的看着佐助等人远去的背影回头对苍纯说道“我们继续吧~”

    看着原谅笑的阳光灿烂的脸,苍纯下意识摇了摇头“求放过好不好(><)?”

    “不要。”原谅果断拒绝“不过放过你也可以,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多少件事情都是可以的哟。”苍纯用小指轻轻勾住了原谅的小指讨好道“我是你的,原谅……”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