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都市言情 -> 穿成病娇反派的白日光

第258章 叫声哥哥我听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等她迷迷糊糊爬起来的时候,才发现别人都已经到齐了。

    白瑶,苏如幕,秦无叶,还有楚念。

    四个人,四双眼睛齐刷刷的朝着她行注目礼,白倾月尴尬的挥了挥手:“认床……不适应……”

    楚念勾唇一笑,这丫头说谎跟喝水似的,张口就来。

    白瑶和苏如幕都是淡淡的点了点头,秦无叶反而看了她一眼淡淡的说了句:“既然来了玄天门,我就有义务管教你。”

    “你夜里去了哪里我管不着,但早晨鸡鸣之时,我不想再看到你是最后一个到达的。”

    白倾月扁了扁嘴,站到了楚念的旁边,心中万分不服,不过也没有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秦无叶麻烦。

    最重要的是自己打不过,万一再被人制服,多丢人啊。

    集合之后便是早修,除体内秽物,吸纳天地之灵气。

    即便他们是仙,也是要修行的,这是为了防止自己体内的秽物堆积,也是为了让自己走的更高更远。

    说白了也是一种选择,你可以懒懒散散的做个普通的仙,也可以兢兢业业的更进一步,上神啊,帝尊啊,之类的这些。

    白倾月原本的发展路线就是混吃等死,对别的没有什么兴趣。

    大老父亲都让她来了,她要是不来免不了一通麻烦,万一关着自己不让自己出龙界可就麻烦了。

    还不如出来玩。

    反正人多的时候确实挺热闹的。

    以五人为小组围成一圈,在天地之下早修,因为有秦无叶看着,白倾月也勉勉强强的没有偷懒。

    就这样,想用早餐的学员们会在早修结束去统一的地方,白倾月知道玄天门这里的饭菜,说清汤寡水,也是对清汤寡水的侮辱。

    早修和早餐结束便是早课,对就是一群人听玄天门的师父们讲课。

    都是修炼功法还有仙术的事,还有将魔族,将分类,讲些乱七八糟白倾月都不感兴趣的事。

    于是乎,听着听着,就困的不行,一困就缩成了小猫儿的模样。

    原本神态各异的学生们,此时都炸了锅。

    离的近的都想上手摸,被楚念一把捞进了怀里,离得远的恨不得靠的近些,看看这是哪位神仙的后代,竟然敢在玄天门普化天尊的讲课下睡着了、。

    凤凰一族的人冷笑的看着化作小兽的白倾月:“这也叫龙族?真搞笑。”

    普化天尊冷脸看向楚念和他怀中的白倾月:“怎地?本尊讲的课是催眠术吗?”

    楚念冷汗滴了一地,不外有他,是这普化天尊气势实在骇人。

    “小月有些玩闹,还请天尊宽恕。”楚念替白倾月讲请,暗搓搓的戳了戳白倾月,忍住萌化了的手指小声的叫道:“小月,小月,快醒醒……”

    白倾月迷迷糊糊的张开眼:“下课了吗?楚念我们去吃好吃的吧……”

    原本鸦雀无声的课堂此时发出爆笑:“哈哈哈哈……”

    “笑死我了……”

    “哈哈哈……”

    听到笑声,白倾月彻底的醒了,一个受惊直接化作人形,楚念看着怀里的猫儿变成人,怕她磕倒,将人揽在怀里。

    一时间,姣好的样貌,甜过头的姿势引的无数女弟子心中冒泡,不自觉的羞红了脸,都想做白倾月。

    白倾月倒是无所觉,很是平淡的从楚念怀里出来。

    “你们两个都给我出去倒立!直到下课!”普化天尊直接怒了,这些年轻人真是伤风败俗!

    白倾月和楚念去了门外,乖乖倒立,因为白倾月受连累的楚念并未责怪她,反而对她道:“等今日的课程结束,我再带你去山水村。”

    白倾月的眼都亮了,不停的点头:“楚念,你真是个好人!”

    楚念被这形容词逗得笑出声:“是吗?既然你觉得我是个好人,那你叫声哥哥我听听。”

    白倾月眼睛滴流滴流的转,这丫头可是精的很,你想要骗她可是不容易:“你今年几岁?”

    楚念想了想道:“一千一百二十岁。”

    白倾月捂住小嘴,这家伙竟然真的比她大,撅了噘嘴有些无奈:“好吧,谁让你比我大一百多岁呢。”

    “哥哥~”白倾月很是随意的叫着,毕竟她的哥哥可多了,她叫的都习惯了,再多一个哥哥好像也没什么?

    这声哥哥叫的楚念有些脸红,别过头去轻咳一声:“嗯……以后哥哥罩着你。”

    这话听起来真耳熟,自己似乎对谁说过来着?

    “门外的两个!给我上下山来回跑十趟!会有人监督你们的!快去!”

    门内普化天尊直接动了肝火,这两人罚站都不好好罚,那就去跑!

    白倾月和楚念被门内的光打中,一点仙力都使不出来,现在她们和人间的凡人一样。

    这来回十趟可真是要了老命了。

    但普化天尊是谁,他的命令谁敢忤逆?

    两人开始往山下走,再折了回来,似乎因为修炼的缘故,他们的体魄比一般的人要好很多,虽然腿有些酸累,但不至于爬不起来走不下去。

    来回走了五次的时候,白倾月是真撑不住了,一屁股坐在台阶上,不停的大喘气:“爱谁爬谁爬,小爷不伺候了!”

    楚念戳了戳她的脑袋:“小点声,普化天尊的耳朵可好使着呢,能回原形吗?我抱着你。”

    白倾月试了试,颓败摇头:“变不回去……”

    楚念叹了口气,蹲在白倾月的面前:“上来吧,我背你。”

    白倾月眼睛一亮,跳了上去:“哥哥真好~嘿嘿~”

    楚念嘴角微扬,这丫头,你还真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也不知道是不是上辈子欠她的。

    白倾月虽然任性,但很是懂得分寸,休息的差不多的时候连忙从楚念的身上跳下来,和他一起继续走。

    一上午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中午之前,两人回到了课堂前,普化天尊没再为难两人,一挥手,金光阵阵,两人解了封印。

    仙力回归之时,一点疲累之感都没了。

    这就是仙凡之别,比起白倾月楚念体会的更加彻底。

    “进来吧。”普化天尊对两人道。

    因为下了课,课堂里只有他们两个,白倾月望着普化天尊不是很高兴,噘着嘴有些不乐意。

    楚念倒是知道自己毕竟是过错方,脸上表情平淡、

    “这是课堂上所讲,回去好好看看。”普化天尊给两人一人一个小珠子,那是可以记录的时光珠。

    楚念连忙道谢:“感谢普化天尊!”

    见白倾月没有动静,楚念轻轻的戳了戳她。

    “感谢普化天尊。”白倾月有气无力,很是敷衍。

    普化天尊吹胡子瞪眼的走了,白倾月把珠子往收戒指一扔,根本没打算学。

    似乎是看出了白倾月的意图,楚念心中有了计较。

    “一会吃完了午饭,我和你一起学。”楚念不会放任这丫头这样懒散的,她根骨奇佳,如果能和大家一样普通修行,也绝对会超越大多数的人。

    可偏生这丫头懒得要死,眼里只有吃喝玩乐,简直是纨绔中的纨绔。

    白倾月惊得摆手:“大可不必。”

    楚念转移她的注意力:“先吃饭吧,我似乎闻着烧鹅的味道了。”

    白倾月一听烧鹅,眼都绿了,拉着楚念就往吃饭的地方冲,果然有烧鹅,弟子们都很开心。

    今日中午是开荤的日子。

    一般会加点荤菜,牛羊鸡鸭鹅中的一样。

    而且每个人是限量的,只有一小份。

    白倾月领了一根鹅腿,楚念领了一份鹅胸脯,还有一碗蔬菜汤。

    两人随便找了个位置,楚念喝了口蔬菜汤,正要夹筷子鹅的胸脯,谁知白倾月这丫头直愣愣的看着你,自己的鹅腿早就被她吃了个精光。

    楚念颇为无奈,将自己的鹅胸脯给她:“吃吧。”

    白倾月眼都亮了,一把夹起鹅胸脯:“谢谢哥哥!哥哥真是好人!”

    楚念被他说的老脸一红,连忙喝了口蔬菜汤掩饰尴尬。

    周围的女弟子路过楚念这里都会不约而同的望向他,不外乎其他,是他长相实在是太出众了。

    让人不免将他和当年第一美男灵筠相比较,比较之后发现不相上下。

    这如何不让人兴奋。

    在仙界是有双修的仙侣的,除了实力大家更注重相貌,毕竟仙侣是要近处对着天天看的。

    要是长得太糟心,别说修炼了。

    白倾月还小啊,她不懂这个啊,就问楚念:“为什么她们都看你啊,你脸上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吗?”

    楚念没注意别人的目光,被白倾月这么一提,不免抬头四处望了望,对上好双含羞带怯的眸子。

    不免令人尴尬极了,楚念抽了抽嘴角胡扯道:“可能她们也想要我的鹅胸脯吧。”

    一听她们也想要,白倾月急了,连忙恶狠狠的瞪了回去,恨不得对着这些眼巴巴的人大吼:肉是我的!敢觊觎我的肉,不想活了!

    但是她没有,她一瞪,她们便不瞧了。

    楚念憋笑,这丫头护食物的时候真是太可爱了。

    喝完了蔬菜汤,楚念和白倾月出了吃饭的地,在楚念的坑蒙拐骗下,终于答应他去他的独院。

    楚念没有浪费时间,放了时光珠,普化天尊讲的东西像投影一样出现在墙上。

    白倾月兴致缺缺,楚念便一边听一边给白倾月讲解。

    被楚念这样强硬塞了一堂课的内容,非常的无奈,要不是直望着他带她出去吃好吃的,她早就翻脸走人了。

    什么破课,还要本公主亲自学!

    楚念似乎看出这丫头的不乐意,看了看时间道:“离着下午课还有一个时辰,你回去睡一会,等到了时间我叫你。”

    白倾月一听还有一个时辰,打了个哈欠,走到软垫上化作猫儿行,将头埋进自己的肚子上小声道:“我懒得动,借你软垫一用。”

    说完,便秒睡了。

    对于这种秒睡的神功,楚念当真是自愧不如的,叹了口气:“自己怎么就对这小黄毛丫头心生欢喜呢?”

    “真是邪门了。”

    院子外有竹树,也有一颗桃花,风一吹,花瓣便落了一地,很是美丽。

    靠窗的软垫上,小猫儿睡得憨甜,阳光照在她身上,镀上了一层强烈的银光。

    楚念没伸手揉他,只是靠在她一边的软榻上,微微阖眸,

    一人一猫儿,硬生生的成了一幅岁月静好的画。

    若是两人都有记忆多好啊,孩子都该成群了吧。

    但有时候换一种念想也许不错,不完美的恰好是完美。

    即便没有记忆,羁绊与爱依旧紧紧的牵住彼此,何尝不是一种失而复得的完美。

    时间一到,楚念边醒了来,将人叫醒:“小月,起来了,该去上课了。”

    白倾月弓着身子伸了伸懒腰才化作人形:“啊,怎么会有这么无聊的地方,你看看他们天天上这么多的课,会不会变成呆子?”

    “哥哥你也是命苦啊,怎么就被太清那老头选中了呢?”

    “我跟你说,太清老头你看起来高冷吧?至高无上吧?神界至尊吧?但其实他非常的啰嗦,我替你默哀。”白倾月小嘴叭叭叭的说。

    没发现原本来来往往上课的学生此时噤声了。

    “好伤心啊,原来在小月的心中,爷爷竟然是这样的神仙。”太清老头突然出现,吓得白倾月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也亏是楚念一把捞住了她:“小心些。”

    楚念小声说完,便作揖:“师尊。”

    白倾月小脸直接塌了,一副我错了的模样:“爷爷,你刚才什么都没听见……”

    “我错了,哭唧唧……”

    “不要向我父王告状哭唧唧……”

    见她这怂样,楚念莞尔。

    太清上神摸了摸胡子:“那就看你表现吧,哎,我这课特别啰嗦……”

    白倾月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她怎么这么多废话呢。

    这些好了,被太清老头抓了小辫子了,这下彻彻底底的受制于人了。

    “哪里哪里,太清爷爷的课又生动又有趣,而且非常的高深莫测,学生们都喜欢着呢,是吧楚念哥哥~”白倾月朝着楚念挤眉弄眼,让他别掉链子加把火。

    楚念轻咳一声:“是……师尊的课,总让弟子受益匪浅。”

    白倾月见楚念十分配合,脸上笑的像花儿一样:“嘿嘿~太清爷爷,我最喜欢上你的课了,我一定好好学习,报效仙界!”

    太清老头看了眼一唱一和的两人,悠悠的来了句:“呵呵,你们两个可真能逗我,我自己的课什么样不比你们清楚?”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